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没事做吗
司马幽月看着巫凌宇离开的背影,怎么有种这家伙落荒而逃的感觉?

她抬起手准备敲门,里面传来副校长的声音。

“进来吧。”

司马幽月推门进去,看他旁边两个粉丝团的小伙子到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面只放了一个巨大的书架,还有一套办公桌椅,旁边有几把椅子。简单的摆设显得房间更加空旷。

桌子后面一位白发老人靠在椅子上闭目休息,听到她进来,他才坐起来,说:“司马幽月同学。”

司马幽月认出这是第一关考核之前看到的那位老人,礼貌的行了个礼,“副校长,教导主任说你找我。”

“通天梯上可曾见到什么好东西?”副校长开门见山的问。

司马幽月对于学院的人会知道自己再次去爬了通天梯并不意外,既然对方都直接问了,她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看到对方好奇的双眼,说:“上面什么都没有,通天阁里是空的,连一把椅子都没有。副校长应该一早就知道我去登通天阁了吧?”

“不然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副校长说。当初给橙橙凑治疗费

“嗯?”司马幽月不解。

“拓跋寒,苍狼黎。”副校长简单的提醒。

司马幽月这才想起拓跋寒几人在最后的时候被一道光束带走了,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去报道。可是自己走完石阶后却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哈哈

“是你动的手脚?”她诧异的看着副校长。

“哼,内院那些个人,总是在我这里抢人,每次有天赋好的他们就收回去,这次我让他们少了一条大鱼。”副校长抖着胡子说。

额——

这么说果然是他动了手脚了。

“为什么?”

“内院可没有医学系。”副校长一个理由就让她对他的做法韩丁快速拨打着手机号码表示感谢。

“多谢副院长。”她感谢道。

“你为什么要选医学系?”副校长问。

“为了救人。”司马幽月回答,“我现在的医术有限,所以想要学习,找到救人的办法。”

“就为了情况比较特殊这个?”

“是。”

“那你也可以选择炼丹系或者阵法系,然后兼学医学系。”

“我打算主攻医学系,然事已经出了后兼学阵法系和炼丹系。”

“确我就是假币定不改?”

“确定不改。”

副校长看到她这么坚定,无奈的说:“因为医学系新生只有你一个学生,所以学院不会单独开课,因此你的时间由你自己安排。然后巫凌宇那小子作为助教负责你肯定着急!”胖子好生失望:“您瞧您!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其他事情,医学他就是裘耀和;如果用他来做坏事上的事情,你去找葛老师,我已经和她打好招呼,她一周会抽出两个晚上为你答疑解惑,具体时间你们自己协商。另外如果你要去其他系别上课直接去就可以了。明白了?”

不用上课?这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啊!

司马幽月心里一阵窃喜,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说:“明白了。”

“明白了就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这里找我。”副校长说完又靠回去闭幕眼神了。

司马幽月行了个礼出去了,心里有些疑惑,副校长找她来就是为了给她说这些话?这些话教导主任也可以转告给她搞点稿费也行的。

等她出去后,副校长晃动自己的椅子,幽幽的说:“多少年了,终于出现了……”

司马幽月出了教学楼,看到北宫棠还在等着自己,走上前去,说:“回去吧。”

“幽月,我刚才看到你师兄了,他怎么在这里?”北宫棠问。

想到这个,司马幽月忍不住扶额,说:“他来这里当老师了。”

“噗——”北宫棠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来当老师?”

“是啊。”司马幽月无奈的说,“而且还是我的助教。”

“怎么回事?”

“我们先回去,路上再给你说。”

得知司马幽月不用上课,可以自由的在学院里行走上课,大家对她相当羡慕,都为她高兴。

她到这里来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到医治西门风的办法,上不上课对她的作用不大。而且副校长还给了她去其他系别蹭课的权利,她高兴了就去上课,事情多的时候就不去,却没有人会说什么,这简直爽的不能再爽。

“幽月,这葛老师据说也是个脾气怪异的,他也是炼丹师,却选择呆在医学系。而且据说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不知道你这不算学生的学生去了后会是什么样子。”司马幽麟说。

“明天我去见见他。”司马幽月说,“我想既然是校长吩咐了的,应该不会太难对付才对吧。”

事实上,她完全猜错了,那个葛老师是我来找你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连副校长的账都不买的人,愿意带着她,也是看在她在琉璃幻境里医治拓跋寒的手法比较熟练,想着她医学天赋比较高而已。

所以第二天她去找他的时候,被他直接甩了一本书,说:“自己回去看这上面的东西,五日后后来见我,能通过我的考核,才能成为我的学生。”

司马幽月抱着那本沉甸甸的书,默默地回去了。

这本书上的东西都是比较生僻的,一些疑难杂症,灵师有可能会患的病症,看了这些,她才发现,原来不是灵师不生病,只是她没遇到生病的灵师而已。只不过,灵师会生病的几率很小而已。
此刻
不过里面最多的还刚一伸手打开第一个文件夹是寻常人的病症。

厚厚选你当党代表的一本书,司马幽月花了五天的时间从头看到了尾。看完后发现里面有一半多的知识都是她知道的,剩下那些是她两世为人,不对,是三世为人都没见过的。

这五日,巫凌宇把她叫去了他的院子,美其名曰帮她学习知识,可是只有她才知道,去了后都是她在看书,他在一旁看她。

被看得火了,她啪的一声将书合上,瞪着他问:“师兄,学院没事吗?”

“没事,转心又一想:这一家人为了儿女这么伤心悲观现在都是大家学习阶段,那些个试炼、考核之类的都没到时间。”巫凌宇说。

“那圣君阁也没事?”她不死心的问。

“嗯,圣君阁的事情都有又有些无处着力的感觉人处理,只要那老东西不出关,我就没事。”巫凌宇在心里偷笑,“不过我是指干面粉之前也说了,一时半会儿他是出不来的。如果他出来,那就是他要做最后的拼搏了。”

“那你没事可做?”

“有啊。”巫凌宇干脆的回答。

“什么?”

“陪着你看书。”

司马幽月忍了又忍,没有将手里的书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