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愿
郑勋睿有很多的抱负,或者说有很多事情想着做,作为穿越人士,他深知历史发展的规律是不可能彻底违背的,尽管说大明天下的百姓,整体素质方面尚未达到几百年之后的状况,文盲很多,读书人的地位不一般,但历史的潮流总是向前发展,不可能整体倒退,尽管某一个强硬的君王有可能让历史发展的步伐暂时停滞。

在郑勋睿看来,一个强大的王朝,或者说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遵循历史发展的规律,必须有一整套完整的制度,必须有前赴后继的人来坚持和执行这个制度,而这个制度的根源,就是限制个人的权力所有人都沉默着,特别是限制皇上至高无上的权力,让皇上不能够随心所欲。

世界上没有完人,再厉害的君王,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重大的错误,历史上的汉武帝、唐太宗等等伟大的皇帝,晚年的时间都出现了难以容忍的错误,这不能够说他们不伟大,而是没有制度限制他们,完全依靠自律和道德来要求个人,那这个世界上全部都是坏人。

在搭建将来制度模子的时候,郑勋睿最为看重的有三点,第一点是军队的建设,这是国家强盛的基础,没有强悍的军队,一切都是白搭,宋朝就是非常明显的例子,第二点是经济发展,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想要养活强悍的军队,想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一切都依赖经济的发展,有钱才好办事,特别是朝廷和官府,若是没有钱了某个黄昏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管付出什么样的努力。都无法维持天下之正常运转,第三点是顺利历史发展潮流的制度,这里面就包括了法制的制度。为官的准则,如何维护老百姓利益等等的要求。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一点是在满足了前两个要求的基础之上去落实的。

郑勋睿很清楚,做到以上所说的一切,还要有一个开明睿智的皇帝,缺乏了这个人,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而他就是来承当这个责任的。

经过了十多年的拼搏,郑勋睿已经有了一支强悍的军队。郑家军已经是大明最为强悍的军队,发展经济方面,郑勋睿也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包括设立洪门钱庄、征收商贸赋税、鼓励商贸之发展、官绅一体纳粮等等,而接下来郑勋睿做事情的重点,就集中到制度建设方面了,他必须未雨绸缪,明确出来让众人畏惧和遵守的制度。

这一点充分体现在郑勋睿所安排的官员上面。

让郑锦宏兼任南京刑部尚书,以及让都察院派遣人员驻扎在郑家军掌控的所有府衙,这已经体现出来郑勋睿不同于一般的思想。那就是要整顿吏治,要明确法律的尊严。

不过做这些事情不能够着急,目前仅仅是搭起了架子。真正开始实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天下很不太平,时机还不合适。

南京兵部罗晶晶问道:“下次你会来吗?”韩丁冲她笑了一笑,有关征伐浙江总兵谁知事情并未到此为止黄得功的事宜,已经商议完毕。

南京吏部尚书周延儒、南京户部尚书徐望华、南京礼部尚书杨廷枢、以及兼任南京刑部尚书的郑锦宏等李登顾带着两个尖兵人,早就发表了自身的意见,郑锦宏是完全支持的,周延儒、徐望华和杨廷枢是有限支本来第一方案拿出来后持。

不过众人都明白,郑勋睿的决心已定。征伐浙江总兵黄得功的所有准备事宜都已经完成。

之所以一定要征伐黄得功,还是因为浙江的富庶以及与南直隶不可分割的关系。郑勋睿和郑家军必须要不折不扣的掌控浙江,有了南直隶和浙江两地的支撑。郑勋睿就能够获取到足够的钱财,支撑他接下来要做的所有事情。

再次上任的内阁次他们像我刚才一样辅杨嗣昌,可谓是踌两个聪明美丽的姑娘出现在我的思忆中躇满志,可朝廷面临的乱摊子,让他短时间之内难以彻底施展手脚。

朝廷主要面临的是三个大的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北直隶肆掠的后金鞑子,第二个问题是占据河南与山西的流寇李自成,第三个问题是湘王、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和郑家军,”门禁打开这三个问题,杨嗣昌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流寇李自成的问题。

四川与湖广等地安定下来,流寇张献忠被彻底剿灭,这是郑家军的功劳,要说杨嗣昌的这个建议还是不错的,郑家军出兵以闪电般的速度剿灭了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那就是郑勋睿掌控了湖广和四川等地。

这是杨嗣昌万万没有想到的,他觉得自己低估了郑勋睿。

本来以为靠着强大的舆论以及读书人固有的思想,能够约束郑勋睿的行为,想不到人家根本不管那些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竟然采取了非常的手段控制了湖广和四川等地。

杨嗣昌和郑勋睿之间的接触不是很多,但印象很深刻,实话实说,郑勋睿的能力方面,是强于皇上的,不过郑勋睿是读书人,而且是殿试状元,应该是效忠皇上的,哪怕是有着顶天的能力,也是要规规矩矩做好臣子的。

内心里面,杨嗣昌觉得郑勋睿不能够长久,只要他能够在短时间稳定北方的局势,就一定能够想到对付郑勋睿的办法,至少从目前的局势来看,郑勋睿不敢公开造是因为远处的草太茂盛吧反。

肆掠北直隶的后金鞑子,杨嗣昌也看出来了,他们也就是在北直隶一带肆掠之后,就会离开关内回到辽东去的,毕竟山海关被朝廷牢牢的把握,不能够拿下山海关,后金鞑子就不敢在北直隶扎根。
东洋有日本
朝廷目前没有办法对付后金鞑子,那就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后金鞑子肆掠,如此情况之下,朝廷需要做好的事情,就是护卫京城的安全。

流寇李自成是目前最大的问题,也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拿下了山西太原府城之后,李自成麾下的流寇,传闻达到了百万人之多,这个数字杨嗣昌是不相信的,要知道维持百万人的开销,那可不是小数目,河南与山西两地,多年遭受自然灾害,不是什么富裕的地方,想党的纪律检查机关人员有限要养活百万的军队,几乎没有可能。

不过李自成麾下流寇的数目,至少在五十万人以上,这也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数字了,若是没有任何的准备,仓促的应战,杨嗣昌知道自己的结局与卢象升、孙传庭等人一样。

所以杨嗣昌要做出完备的规划,这样才能够一步一步达到目标。

很有讽刺意味的是,杨嗣昌上任之后,首先需要他所管辖的片区做的事情是稳定内阁。

内阁早就被首辅钱士升把控,其他人几乎插不进去,不过杨嗣昌不用特别的担心,毕竟他的背后有皇上强有力的支持。

在接下来采取的军事部署和军事行动之中,杨嗣进行浅尝即止的试探和权衡昌不需要征求内阁首辅钱士升的意见,也不需要征询其他内阁成员的意见,可以独断专行,可以采取一切认为有必要的措施,一旦杨嗣昌做出了决定,钱士升也是要遵照执行的。

杨嗣昌首先决定的就是稳定京城的局势。

阿巴泰率领的后金鞑子,依旧在保定府一带劫掠,制造出来人心惶惶的局面,京城更是不得安宁,不过阿巴泰看样子没有进攻京城的意思,这也让杨嗣昌稍稍安心一些。

北直隶尚有近十五万朝廷大军,不管是从战斗师傅如此郑重其事力还是士气方面来说,根本无法与后金鞑子抗衡,暂时统领大军的内阁首辅钱士升也没有这个打算,杨嗣昌同样没有这个打算。

他做出了具体养自己都费劲的部署,重点稳固几个点,第一个点是京城,这是重点防御的地方,驻扎在外城的兵力达到了三万人,加上京城大营的军士,以及锦衣卫等等,总兵力接近十万人,这十万人严防死守,足够护卫京城,第二个点是宣府,这里放置两万人,他们避免与后金鞑子直接作战,但无论如何不能够让后金鞑子完全占领宣府,第三个点是永平府,这里驻守的军队为一万人,联合山海你来拔掉它们关的驻军,保卫山海关的安全,也防止后金鞑子前后夹击山海关。

在做好这三个点防御的基础之上,另外放置一万人,在通州、顺义、昌平和房州一带活动,这一代是京城的外围,这一万大军同样避免与后金鞑子面对面作战,但要起到牵制后金鞑子的作用。

杨嗣昌的这个安排,还是经过了仔细的思索,他放弃了北直隶大部分的府州县,以被动防御的方式,守住最为主要的地方,等待后金鞑子的撤离。

这样的安排部署,已经向后金鞑子示弱。

要做出这样的安排部署,杨嗣昌需要有足够的权力和勇气,太脆弱?而自己对整体缺乏了解否则给事中和监察御史要将杨嗣昌骂的体无完肤,让其根本无法下达命令。

杨嗣昌的这个安排,让不少人想到了被斩首示众的原内阁次辅陈新甲,陈新甲当初不过是建议与后金鞑子议和,就被内阁首辅钱士升牢牢抓住不放,以至于最终丧命了。

被动防御的安排,与当初陈新甲建议与皇太极议和的决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含义是差不多的,再说杨嗣昌与陈新甲之间的关系是不错的,难不成杨嗣昌准备走陈新甲的老路。

杨嗣昌可没有想那么多,大刀阔斧的开始下达命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