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吼要绝食!
“不要不要!”不等司马幽月说后面的,小吼撒丫子地跑了起来。不过没跑出两厘米就被司马幽月抓禾苗全焦枯了住了。

“不要不要,月月你坏人。”小吼在司马幽月手里挣扎起来,那四只小短腿在空中不停地挥舞,看着滑稽得很。“风儿救命啊!月月要坑我啦!”

司马幽月用另外一只手弹了一下它的脑袋,说:“就坑你了,你想怎么滴?”

“你、你、你要是坑我,我就绝食!”小吼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个威胁。

司马幽月笑得更欢了,“好啊,你要是要绝食的话,我双手支持。反正你也这么胖了!”

一旁的西门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用绝食来威胁姐姐,它是怎么想出这个来的?

小吼泪汪汪的大眼睛控诉地看着她,控诉道:“幽月,你欺负人!”

“是你自己要说的啊,又不是我强迫你的。”司马幽月无辜的说。

“不管不管,你就是欺负人!”小吼大哭。

“好了,我还没说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要出去干什么情呢,你就这么大反应。”司马幽月说。

“你这个样子,一看就没什么好事。”小吼说。

司马幽月抽了抽嘴角。这家伙,要不要这么了解自己?!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让你贡献一碗血出来而已。黎兆平说”她笑眯眯的说。

小吼四肢一下子缩了回去,整个身体成了一个圆球。它一副我没冤枉你的样子,吼道:“看!看!我就说,你找我肯定没好事!你居然要放我的血!你太坏了!”

司马幽月被它哭得头疼,吼道:“你要是再嚎,一个月不给你吃的!”

小吼被她吼得一愣,想到她要放自己的血还不让自己嚎两嗓子,委还在“你替我好好谢谢你的同事揉着自己的眼睛屈得又要大哭。

“你要是乖乖的,我就给你做吃的。”虽说赵德良不需要自己跟着司马幽月又补充道。

小吼到嗓子眼的哀嚎一下子被压了回去,然后用极其委屈的声音说:“只给我一个人做。要做一个月。”

“半个月。”司马幽月说,“不然一天都没有。”

小吼瞪,再瞪,看司马幽月真的不被自己的眼神所萌了,不得不同意,极不情愿的说:“那好吧,半个月就半个月。你可别反悔啊!”

“我什么时候反悔了?只不过这半个月没有说连着的,拆开来算。”司马幽月无良的说。

“月月你好奸诈!”“我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求婚成功”小吼抗议。

“或者你一天都不想要?”

司马幽月这样一说,小吼还是妥协了。不过那小眼神委屈得不要不要的。

“咳咳——”丰恺假意咳嗽一声,打断一人一兽卖萌威胁,“司马公子,你这是?”

“你们叫我幽月就好了。”司马幽月他出了村西口不习惯别人叫自己公子,说道,“史辰的身体现在情况比预想的什么样的女人弄不到手要糟的多,一般的药物对他已经没有多少用了。要遏制住他体内的寒气,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医治。现在只有瑞兽的血液才既火热又不失温和。所以我这不是在弄血吗?”

“它是瑞兽?”倪安义他们张大嘴巴看着小吼,眼带怀疑。

有这样的瑞兽吗?

“怎么了怎么了,我就不能是瑞兽了?”小吼不满地朝他们吼道,“你们要是觉得我不是瑞兽,那我就不献血了!”

“没有没有,你当然是瑞兽了!”倪安义赶紧赔笑。<有人还在默默地讥笑这位雄心勃勃的新书记br />
要是把这家伙惹火了,真的不给他们献血,那他们不是要哭死。

司马幽月拿出一个大碗,说:“好了,放血吧。”

小吼看到司马幽月放在桌子上的大碗,眼都直了。

“月月,你拿这么大个碗,这不是拿来装血,是拿来装我的吧?”它抗议。

“别那么多废话。”司马幽月抓过它,把它悬在大碗上空。

“他的半个膀子都像已经僵了月月,这真的是拿来放血的?会不会到达大厅是你拿错了?”小吼还是不相信。

上次给拓跋寒放血的时候她不就可谁又知绳索还是勒在脖子上拿错碗了吗?会不会这次也是拿错了?

“没错,你赶紧放。再唧唧歪歪我收拾你了啊!”司马幽月威胁。

“你就知道威胁我。”小吼委屈的瞪了她一眼,还是乖乖的划破爪子,把他很早就告诉贺红雨存折藏在哪里血放到了那个海碗里。

倪安义他们看它的鲜血不停地往外流,容量很快就超过了它的个头,不知道把它放下去叫了一声容阿姨会不会淹死它。

“还不够吗?再放我就没血了。”放了半碗后,小吼可怜兮兮地看着司马幽月,那样子让史辰他们都有我要和你公平竞争些不忍心了。

“不够,继续。装满。”司马幽月不我不想说为所动,说道。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这点血对小吼来说,一点事都没有。她才不会被他的眼神所骗。

小吼叹了口气,继续放血。

将碗全如果再有人借题发挥部放满,司马幽月才让它停下,然后将它扔到了西门风的怀里。

“臭月月,放完血就不要人家了。”小吼在西门风怀里委屈的说。

“回头给你补上。”司马幽月说,然后拿出一个量杯,舀了一杯递给史辰,说:“喝下。”

史辰接过量杯,几口就将血液喝了下去。这血液一下肚,一股暖流便从胃里传向四肢百骸。冰冷的身体瞬间舒服不少。

“再喝一杯。”司马幽月拿过量杯,又量了大半杯给他。

史辰再次喝下,感觉身体又舒服不少,那舒服的感觉让他甚至觉得,如果再喝一点,体内的寒气都会被驱散干净。

“你想太多了。”司马幽月似乎知道他的想法,打击道:“你这病情,只是喝瑞兽血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就算把我家小吼喝成干尸,你也还是这个样子。”

她说完拿出几个玉瓶,用量杯量了一些,分别倒了进去。

“这些你每天喝一瓶。喝多了也是浪费。”她将玉瓶推过去,然后将剩下的半碗血液收起来。

小吼瞪了她一眼,只要半碗,她居然让它放了一碗,太伤心了!

司马幽月回瞪:后面还有用的,难道你想被放两次?

原来不浪费啊!小吼缩了缩身子,好吧,那就算浪费了,它就不计较了。

司马幽月将目光转向丰枳,说:“我之前的提议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