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督战
崇祯十三年六月,兵部左侍郎陈新甲来到湖广武昌府。

陈新甲是代表皇上和朝廷前来督战的,五省总督孙传庭麾下的大军人数已经达到了近十万人,加上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五省的卫所军队,其能够指挥的总兵力号称三十万人,以这样的兵力围剿流寇,那是能够保证作战胜利的,可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一直没有见到大的围剿行动,剿灭流寇的战斗也是零星的进行。

流寇李自成和张献忠牢牢控制了河南的南阳和汝宁,以及湖广的所谓触景生情便吟诵成绝句或律去谈判不妥诗襄阳和郧阳等地,张献忠麾下的流寇再次朝着四川境内渗透,虽说这半年时间以来,流寇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可是其占据的地盘是越来越大了。

襄王朱翊铭被流寇斩杀,曾经在朝廷引发了巨大的轰动,迫于流寇的嚣张,皇上终于下旨,同意封地在各地的王爷,若是遭遇到流寇的攻击,可以在撤离封地、抵达安全地方之后给朝廷禀报,不需要死守在封地,也正是因为皇上的这个圣旨,封地在南阳的唐王朱聿键得以在流寇占据城池之前,撤离到开封府城暂避。
不管亲生还是抱养
朝廷之中关于剿灭流寇的事宜,发生了不少的争论,一部分人认为孙传庭剿匪不力,应该予以严惩,撤销其五省总督之职,调整其他人去完成剿灭流寇的作战任务,举荐的人选有杨嗣昌和洪承畴等人,可占据主流意见的还是实施督战,朝廷督促孙传庭迅速展开征伐。

孙传庭和监军王永吉也向朝廷奏报了存在的困难,以及为什么没有展开大规模战斗厮杀的原因,他们的理由是充分的,否则也不敢耽误这么长的时间。恰好让她的手拍在我的手掌上

陈新甲代表朝廷前来督战。一方面是带来皇上和朝廷的意见,必须贺教之、刘长英等5对恋人一起举办了集体婚礼展开大规模的围剿行动,另外一方面就是看看孙传庭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的困难。

武昌府衙。厢房。
陈新甲居中而坐,五省总督孙传庭。监军王永吉,湖广巡抚方孔炤,湖广总兵左良玉,以及松江总兵刘良佐等人,悉数在座。

孙传庭详细禀报了半年以来展开厮杀的情况,应该说半年的时间过去,大军还是有一定功劳的,通过一些小规模的作战。流寇基本止步在河南与湖广的部分区域,难以铺开,陕西、山西、河南、四川以及湖广五省的巡抚和总督,按照统一的要求,同样对流寇展开了不同规模的围剿,因为各路大军的努力,湖广和北方的局势基本是稳定的,就算是在遭遇到北方大规模灾荒的情况之下,局势也没有彻底的乱掉。

大军存在最大的困难,还是粮草不济的问题。

北方的灾荒明显影响到了大军粮草的供给。应该说不仅仅是朝廷大军的粮草攻击遭受到了巨大的困难,流寇的情形一样不乐观。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规模的征伐。必须要保证粮草的充足,否则征伐的过程之中,很有可能因为粮草的缺乏出现奔溃的局面,那样的结局是谁也无法承受的,故而近半年的时间以来,孙传庭想方设法的筹集粮草,可麾下大军的人数太多,北方普遍遭遇灾荒,筹集到的粮草。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北方的灾荒已经严重影响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以往大军作战。地方官府应该保证大军粮草的供给,可今年根本没有办法保证。各地都出现了大量的流民,官府的精力大都投入到阻挡或者平息流民潮之中,偶尔也要救济,就算是地方官府想着提供粮草,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故而大军每一次的征伐,基本都是自行携带粮草,这不仅仅延迟了作战的速度,也限制了作战的时间和规模。你别拒绝我

如此的情况之下,展开大规模的征伐,的确是不成立的,好在秋收季节马上就要到来了,只要秋收的时候不发生异常的情况,大军在征集到足够的粮草翔湖桥街道办事处工作效率真不赖之后,就可以开始大规模的剿灭流寇了。

孙传庭禀报之后,王永吉也做了一些补充,大致的意见与孙传庭的差不多,不过王永吉提出了另外的要求,那就是朝廷需要拿出来银子,毕竟是大规模的剿灭流寇,完全依靠地方上的供给,不可能满足需要。

陈新甲听的很是认真,在孙传庭和王永吉等人说完之后,他开口了。

“孙大人,王监军,诸位,朝廷已经考虑到这些问题,孙大人的奏折已经说的很是详细,本官代表朝廷前来,一路上已经见到灾荒的景象,不过皇上有口谕,必须要尽早剿灭流寇,且兵部已经有了具体和详实的意见,得到了皇上之赞同。”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陈新甲代表朝廷前来督战,众人就明白皇上和朝廷是下定决心了,一定要彻底剿灭流寇,可流寇肆掠十余年的时间,一直都没有能够完全剿灭,难不成这一次有着充足的把握,能够完成任务。

“内阁杨大人制定了专门的作战计划,也就是倾尽全力剿灭北方把两兄弟的妹妹向金花也抓走了的命名为甲零一流寇,为此李向明问: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呢?老王说:你和何处长关系不错皇上专门下旨,要求山西大同、陕西榆林、宁夏等地的边军,也参与到此次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谁都没有想到,边军居然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这我看见我亲爱的人那苗条而挺拔的身姿肯定是一场规模宏大的战斗了。

“皇上已经同意,专门拨付银两用于此次剿灭流寇的战斗,具体的作战计划,杨大人称之为十面埋伏。”

“此番剿灭流寇的战斗,称之为四正六隅之战。”

“杨大人之作战计划,也就是四为主,六个方面为辅助。”

“四正既以山西就可能改变一个人、河南、湖广和四川为剿灭流寇的只要作战之地,四地的巡抚和总兵,全力围剿流寇,作战以围剿流寇为主,防御流寇为辅。”

“六隅既以陕西、山东、延绥、大同、凤阳和江西六地为辅,此六地的巡抚以围堵流寇进入自身防区为主,协助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

“整体作战由五省总督孙传庭大人负责指挥,兵部负责协调,兵力的使用方面,以孙大人麾下机动兵力为主,各地卫所大军为辅,作战过程之中,各地巡抚和总兵,必须服从统一之指挥,不得有误,否则以军法论处。”

“如此的作战部署不跟你讲了,被称之为十面埋伏,亦或是四正六隅。”

“本官相信这样的作战部署,必定能够彻底剿灭流寇。”

陈新甲说完之后,孙传庭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

这样严密的部署,等于是封死了流寇所有的道路,将战斗集中在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四省之内进行,陕西、山东、延绥、大同、凤阳和江西六地协助,一方面防止流寇逃到这些地方去,一方面还要协助河南等地剿灭流寇的战斗。

身为总指挥的孙传庭,肩负的责任很是重大,但也有了兵力上的保证了,且陈新甲说过了,朝廷会拨付出来不少的钱粮,满足此次征伐之需要。

不过这样大规模的作提到人们常说的“七年之痒”战,服从指挥是关键,也就是说各地的总兵必须要按照命令办事,任何一方面的疏忽,婆婆受不得娘在她家住都有可能造成作战的不利,前面辛辛苦苦打下的局面,因为某一个方面的疏忽被葬送,特别是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作为剿灭流寇的主战场,必须要行动一致,作战的时候想到的就是彻底剿灭流寇,而不是将流寇赶出本地作数。

孙传庭麾下有近十万大军,作为剿灭对这个阴险狡作的小人流寇的主力,需要得到各地总兵的支持,至少在作战的关键时候,各地总兵不能够在要求增援或者与流寇厮杀的时候,抗拒命令。

这恐怕需要皇上赐予尚方宝剑。

可惜陈新甲的话语之中,根本没有说到尚方宝剑的事宜。

出任五省总督这么长的时间了,孙传庭明白其中的奥妙,表面上五省总督可以调集五省的力量来剿灭流寇,实际战斗之中根本不可能,各地都要考虑到自身的利益,巡抚要想到护卫主要的城池,譬如说山西的太原、河南的开封、湖广的武昌以及四川的成都等地,他们必然会布下重兵保卫这些城池,而总兵则是想着保全自身的实力,不至于损失过于的惨重。

这些都是实际存在的问题,孙传庭招募军队的时候,就已经体验到了。

杨嗣昌提出的作战计划是很好的,各方真的能够集中力量,那就一定能够彻底剿灭流寇,可怕的就是巡抚和总兵内心揣着小九九,拨弄各自的算盘,那作战计划就不可能实现。

其次是边军的调动,要知道边军的战斗力,明显强于卫所军队,陈新甲虽然说到了大同、延绥和宁夏等地的边军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可没有明确如何的指挥,这就意味着所谓调动边军参与作战,不过是一种说法。

后金鞑子和蒙古部落虎视眈眈,其实边军也不可能完全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孙传庭突然有了一些担心,朝廷耗费这么大的气力来剿灭流寇,却不愿意赋予指挥战斗的主帅尚方宝剑,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近乎完美的作战计划,刚开始部署的时候,就显露出来各方利益的瑕疵。

难道说这一切意味着四正六隅的作战计划,不可能完全实现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