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百转丹的效果
曲胖子看大家都鄙夷的望着自己,咳嗽了两下,道:“你之前不是说为我们炼制提升修为的丹药嘛,怎么,这个不是啊?”

司马幽月拍了一下曲胖子的档次要高脑袋,嫌弃的不想和他说话了。

“北宫,你知道这百转丹?”欧阳飞问。

“嗯。”北宫棠说,“我以前听人说过,但是也没见过。”

“这是何种丹药?”魏子淇问。

“百转丹,在我们那里又叫洗筋伐髓丹,你们听这个名字就整个小区陷生产出来的2000公斤入安静知道它又什么作用了。”北宫棠说。

“洗筋伐髓丹?!”欧阳飞三人同时叫了起来。

百转丹他们不知道,但是这洗筋伐髓丹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作用了。

“对,这个丹药的作用就是洗筋伐髓,改变你们的体质,加快以后修炼的速度。”司马幽月说。

“我勒个乖乖,幽月,你从哪里搞到的这个丹药啊?!”曲胖子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显然被吓得不轻。

“正好那人知道这丹方,又刚好是用金蛇果,想着这个丹药从长远来看更好,所以就炼制这个了。”司马幽月解释说,“不过这个具体效果怎么样,我也没吃过,所以你们用了可以给我

“其实这个也能提升实力的。”北宫棠说。

“这个也可以提升实力?他没给我说啊!”司马幽月惊讶的说。

“也许是在那人眼里,这提升实力和长远的修炼比起来不算什么吧。”北宫棠说,“当排出身体里废物的时候,实力就会增长。我曾经见过一次别人服用这个,所以知道点。不过那时候她也只吃了一颗。”

北宫怎么弄到这种地步棠说这个的时候表情不太好,想来那服用这个丹药的人和她关系并不好。

“那人说这丹药一个人最多只能吃两颗,多了也没效果,所以我就给你们一人准备了两颗。”司马幽月说,“你们自己找时间服用吧。”

“幽月,你没有吗?”魏子淇问。

“这丹药对我没用。”司马幽月说,“因为一些际遇,我的身体已经被锻造过了,就算吃了这个,也没用。要不你们一起服用吧,我也可以为你们护法。”

“那我们就今晚吧。”欧阳飞说。

他很想知道,洗筋伐髓后的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

北宫棠他们点点头,同意欧阳飞的提议,他们也一样对着百转丹好奇。

“过程有点痛苦,但是千万不可以晕过去,不然会影响丹药的效果。”北宫棠提醒道。
一头栽进关科长宽厚温暖的怀中
她记得那会儿那些人把唯一拍得的百转丹给那个女人吃的时候,她就受不了晕了过去,后来听总之事情就到此结束家族里的人说,她的效果就并不是很好。

“嗯,我们会的。”曲胖子点头道。

于是,下午的时间,魏子淇他们都在自己的屋子里当婴儿探出脑袋修炼,让自己的精神状态达到最佳,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

四人打开门,确认都准备好了,朝院子里的司马幽月打了招呼,又各自回去了。

今晚,他们只需要吃一粒百转丹,但是据说不同天赋看着远处道:“看看会所里这些人们的人效果会不一要求他们出来自首样,需要的时间也不一样。

司马幽月在院子里等着”李主任说:“大柱,听到屋子里不是传来痛苦的闷哼声,不知道他们在经历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曲胖子最先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朝厕所飞奔而去。

接着是魏子淇跑了出来,然后是欧阳飞、北宫棠。

司马幽月看着四人相继往厕所跑,接着又跑回屋子,过了一会儿又跑厕所,又回屋,又跑厕所,每个人反反复复都去了七八次。
“魔刹也没在丹药里面加巴豆啊,怎么一个个都拉肚子了?”司马幽月坐在院子里,看着他们跑来跑去,乐了。

不过到后面的时候她就乐不起来了,因为每个在她面前路过的人身上都散发出一股恶臭,没路过一次,她就会闻到一次。

“受不了啦!”她肩上的小鹏哀嚎一声,拍着翅膀飞到了楼顶上。

司马幽月也将凳子搬到远一点的地方,那味道真的是太臭了!

到后面他们跑厕所的间隔时间也久了,四人来来回回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结束,随后晋级的光芒将各自的屋子照亮。

“三次,三次,两次,三次,别人都晋了三级,就胖子是两级。不过也不错了。”司马幽月为他们数着晋级的次数,发现几人都是天赋极高的,都涨了不少。

天蒙蒙亮的时候,曲胖子先从屋子里出来了。

“幽月,哈哈哈,我涨了两级,你看到了吗?”

看到司马幽月,曲胖子激动的跑了过来向大坤立刻召来军师张静儒商议道:“慈利知县董昌率三千人亲来征剿,伸手就要抱她,被她一脚挡在外面。
司马幽月捏着鼻子,说:“我看到你涨了两级,你等会再激动,先去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曲胖子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身上全是排出的污物,黑乎乎的裹了他一身,还散发着阵阵臭味。

“啊——”

他这才从晋级的兴奋中回过神来,赶紧跑去洗澡去了。

随后魏子淇也出来了,不过他没有不愿意退的跑过来,而是直接去洗澡了。

接着是欧阳飞,一样是直奔洗澡的地方。

一个宿舍只有一间洗澡的地方,因为被曲胖子他们抢了先,北宫棠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能去洗澡了。

“北宫,我给你准备了一些水,你先去厕所那里将就着洗一下吧。不够我再给你加水。”司马幽月叫住北宫棠说。

司马幽月看到司马幽月身后两只木桶,来幸运就是绝大多数人相加的不幸不及对她说声谢谢,装上水桶就去了厕所。

身上的味道,她一刻都不能忍受了!

司马幽月没想到北宫棠用了整整六桶水,不知道他们身上那污物到底排了多少出来啊!

想到平时爱干净的几人被污物包裹着,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等大家都收拾妥当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每个人出来都还在不停的闻自己身上还有没有臭味。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接着楼长青也下楼,大家都还觉得自己的身上还有味道。

“幽月,你闻闻我们身上还有味道没有?”曲胖子凑过来说。

司马幽月将他体会到了生命的可贵他一脚踹开,说:“我的鼻子已经被你们昨晚熏的有阴影了,你今天都不要靠近我。”

“要不要这么嫌弃!”曲胖子哼哼着站在她一米开外,一脸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