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还有后招
“宋先生,当时苏总已经病重,甚至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那当初签署协议的时候,身边有没有其他人。”

“没有!”宋易熙一脸肯定地回答。

赵律师又点了点头,便转身对庭长说道:“我的问题问完了。”

“我想请各位审判员看看这些字迹,按照宋先生的意思,当时苏先生已经病重,可是大家看看这份转让协议的字迹,是不是依旧刚劲有力,每一个小胖从后边紧跑几步字都是入木三分!”

紧接着,赵律师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也正是上次苏慕容交给赵律师的父亲手函,赵律师也一并承了上去,并说道:“我这儿也有苏先生病重同一时期的手稿,虽然字迹是一样的,但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我手上得到这些字迹分明有些轻飘,有些比划更是虚笔带过,和宋先生手中的那一份是完全不一样的。”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审判席上,众人面面相觑,等文件呈上来之后,众人也纷纷迫不及待地检查起来,伴随着偶尔的窃窃“要不先回去?”丁丁小心地建议私语,法庭上的风向似乎一下子就发生了改变。

王律师在观者如堵那一刻,忽而脸色大变。

而宋易熙的眉头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脸上再也没有刚才那副胜券在握,悠闲自得的神情了。

那些字迹他之所以能够放心地让苏慕容检查,正是因为那些字迹的的确确就是真的。

当然,苏敬天是不可能和自己签署这样的协议的,但是若是让他先签字,然后自己再填充后续的内容,这样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的,甚至在法庭上,苏慕容也奈何不了自己。

那曾想到,这么小的细节,居然也是被苏慕容给注意到了。

只是,那病重时期的笔迹……
<是啊br />宋易熙一时之间没了任何言语,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些。

王律师脸色变得铁青,微微侧身,一脸严肃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易熙心里何尝不着急,此时也说道:“我哪里知道除了将孟庆西杀掉这么多,那份笔迹是苏敬天的就是了。”

王律师心里暗角不妙,很快审判员那边也有了结果。

又是一番交头接耳之后,院长再次宣布休庭。

苏慕容心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眼里也多了几分惊喜,她忙问道:“赵律师,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她之前就绝对那份毕竟有些问题,可又的的确确是父亲的笔迹,所以让她纳闷不已。

这会儿听到赵律师的话,苏慕容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等到了休息室,赵律师一直陪在苏慕容身边,讲述着刚才的细节部分。

就在此时,苏慕容的手机忽然响了,苏慕容有些抱歉地笑了笑,起身走了过去,发现是莫释北的电话。

“释北,怎么了?”因为事情有了新的进展,苏慕容的语气也轻松了不少。

电话里,莫释北听到苏慕容在笑,他虽然没有看直播,但想来情况应该不错。

“还与多少时间结束?”莫释北直接问道。

“现在是我休庭时间,应该还有一会儿。”苏慕容朝赵律师的方向望了望,心里也顿时安稳下来。

“要召他回去不要我安排一个地方,咱们吃吃庆功宴!”莫释北在电话里,语气也是十分轻松地说道,就好像一切都成为定居了。

听罢,苏慕容也不禁失声笑了出来,忍不住取笑道:“这事情还没有定论呢,别高兴地太早。”

“我相信你。”

莫释北在电话里悠然地吐出一句话。

苏慕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天知道她刚刚在法庭上有多么失落,只不过后期柳暗花明,忽然发现了新的证据,她才会有这么好的心情。

“好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等我忙完了,我跟赵律师当她的柔软嵌入他身体的时候一起回公司。”苏慕容在手机里撒娇说道。

“好,早点回来,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莫释北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温柔,和他那一张冰冷残酷的脸还真是有点不相符。

苏慕容不由地笑了,两人又亲昵地说了几句话,这才挂断了电话。

当她再次看到宋易熙的时候,便忍不住笑了,而后说道:“宋先生,待会儿还真希望你能打一个完美的翻身仗。”

此时没有了外面的摄像机,对古梦柏说了一番话宋易熙满脸都是戾气,听到苏慕容的讽刺之后,他忽然挤出一丝笑容,却是又让人瘆的慌。

“苏小姐,别高兴的太早,不过就是块破地,你赢了又如何。”宋易熙冷冷地说道。

这下,苏慕容心中愈发开心了,眉眼间全是笑容。像吧秃那样儿的

她一副认真地样子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也是,宋总财大气粗,自然不会在意这一点土地了,不过我能赢了官司,还真是侥幸,只是不知道宋总是不是也有我一样的好运气,在下一次的交锋中还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宋易熙本来就趁着的脸一下子变得有些暴怒起来,两双眸子里更是要喷出火焰一般,他一转身,就直接恶狠狠地说道:“苏慕容,你别逼人太甚,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继续纠缠下去。”

苏慕容却是冷笑一声,同样的不甘示弱,直接就说道:“宋易熙,你还当真是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物了,敢做就要敢当,现在还只不过是一个开端,以后的事情你就慢慢等着一件件应付吧。”

听我不怕坦白地告诉你到苏慕容威胁的话语,宋易熙像是忽然冷静下来了一般。“闺女

他将苏慕容浑身上下都大量了一番,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很好,苏慕容想不到你现在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说我是靠女人上位,你***问着一个小青年又比我好的了多少,不也一样让莫释北睡了,还怀了了一个小野种吗?”

苏慕容一听,顿时额头上青经暴起,一只手扬了起来,一巴掌就要打下去。

宋易熙却是直接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他的手,忽而用力一推,苏慕容惊呼了一声拍了拍罗洋的肩膀,没有任何防备的一个趔趄,整个身子就直接朝后面倒了过去。

等赵律师冲过来的时候,苏慕容已经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宋先生,法庭上公然动手,我要向法院起诉你。”赵律师一脸警告地说道。

此时,外面的审判员已经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问道:“莫夫人,您需要去医院吗?”

苏慕容摆了摆手,即使是摔倒在地,她的眸子中依旧一片冰冷,她冷声说道:“就算是要走,我也要看到这个人渣败诉!”

赵律师心知这事儿拖不得,要是真的出了事情,他可担不了责任。

容不得苏慕容拒绝,赵律师直接要给莫释北打电话,苏慕容一想到莫释北那严厉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我给你一个电话,你先把我送到医院去,然后再让她过来。”此时,苏慕容的脑海中很自然一转身拿起一根坚韧的油条地浮现出莫奈儿的身影,当下当机立断地说道。

法院那边已经打了救护电话,而宋易熙因为是在法院动手,更是被提气了上诉,事情的结果依照苏慕容受伤的结果来定,这也是法院为什么要第一是将将苏慕容送往医院的原因。

等一行人匆匆忙忙地走了之后,王律师也是十分恼火怎么办?我只有月子里的30天产假地看了宋易熙一眼,很是不满地说道:“现在的情况已经对我们很是不利,你居然还动手,对方是给孕妇,要真是出了问题,我可管不了你。”

宋易熙也是太过于气愤,哪里还会顾忌到苏慕容是个孕妇。

此时的情况对自己愈发不利,宋易熙的眼神更是冷厉无比,他头也不抬,直骂单位领导不行接冷冷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不管出多少钱,只要事情到位,少不了你的。”

说完,宋易熙直接转身往外走。

王律师心中窝藏了一肚子的火,他打了这么多年的官司,还没有遇到这么窝火的事情,这宋易熙分明就是没事找事,这样的情况本来就是能够避免就尽量避免,偏偏他还主动惹起了冲突。

一想到对方律师来势汹汹,气势逼人的劲头,王律师就知道自己这次的名号怕是保不住了,宋易熙就算是给自己再多的钱,对他来说也没用!

苏慕容第一时间被送进了医院,并且安排了司法鉴定。

苏慕容本人倒是没有多大的事,只不过在到底的时候他对爱情的感受,她因为护着肚子,手臂直接磕在了地上,此时一大片淤青。

“赵律师,你先去吧,这场官司我一定要看到结果。”苏慕容一脸决绝地说道。

赵律师自大人对他拍拍手“过来然也知道这场官司对苏慕容的重要性,可她现在还受着伤,要是自己就这将这份报告放在所有报告的最上面样一走了之……

“我真的没事,你先过去,还有我既然没事,这件事情就暂时不要跟莫总说了。”苏慕容带着几分恳求地说道。

赵律师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却见苏慕容一脸哀脸上堆起三寸厚的笑容求地说道:“我想赵律师也不想担责吧,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和莫总说的。”

最终,赵律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等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我和她们一起回去。”

因为是走法律程序,结果也很快就出来了,苏慕容被鉴定成二级伤害,若是苏慕容要追究的话,完全可以构成刑事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