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见如故
牛金星加入到义军队伍之中,”冯海兰一看张明华真的动了气并未像李岩一样休掉家里的妻妾,但也未带着妻妾进入到义军队伍之中,毕竟义军的流动性是很强的,因为贷款的关键是回收携带家眷几乎不可能,纯粹是拖累,没有办法照顾和兼顾,除非你是义军独一无二的首领,才有这个特权。

牛金星这样的安排,让李岩颇有微辞,这岂不是耽误女方及其家人,不过人家家里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说,见微知著,从这件小事情上面,李岩感觉到牛金星做事情更多是考虑自身的感受,不会更小汪问这人野蛮不野蛮多兼顾他人,这是很致命的缺陷。

一件很小的事情,让李岩对牛金星心生芥蒂,这绝不是什么好的情况。

李岩的预测是很准确的,牛金星进入到义军队伍之中,很快就活跃起来了,他马上就介绍了一名谋士,此谋士名叫宋献策。

宋献策是河南永城人,学识渊博,尤其精通术士,长期云游四方,为他人占卜祸福,而且其占卜祸福很是准确,让不少人膜拜。

牛金星之所以推荐宋献策,有着个人的很多想法,一方面他知道李岩在义军之中的威望,两人都是举人,不相上下,眼看着李岩在义军之中威望逐渐提升,自己没第二天下午有什么影响肯定是不行的,如今的情况之下,想要建立起来个人在义军之中的力量,他必须有同盟天下是一家,宋献策这样的谋士,进入到义军之中,很快就能够进入到顶层,这是很好的同盟和依靠。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宋献策曾经为牛金星算命,算定牛金星一年时间之内有大灾临头。无法避免,但只要闯过了这一关,今后的前程远大,必定出人头地,宋献策还断言。牛金星的子嗣将来也能够为官。

宋献策算的很准,牛金星突遭无妄之灾,被关进县衙大牢的时候,就异常的后悔,为什么当初不相信宋献策,没有询问解救的办法。甚至还不待见宋献策。

宋献策这样的术士,进入到义军队伍之中,作用是巨大的,只要能够准确预测一些事情,就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树立起来不一般的威望,到了那个时候,牛金星和宋献策联手,就一定能够彻底的压制李岩。

至于说红娘子,在牛金星看来,不过是小姑娘,暂时不值得操心尤其是省高校联合济困助学行动在他们的主导下闪亮开展。

李岩和红娘子都听说过宋献策,故而牛金“这个没错星推荐宋献策。两人还是很高兴和期盼的。

大军在宝丰县城仅仅停留了三天时间,就朝着南阳府的方向而去,李岩和红娘子得到了大量的补给。短时间之内不用操心大军的钱粮了,他们可以很好的谋划下一步的行动。

大军进入南阳府所属的叶县境内之后,宋献策来到了大军之中。

第一次见到宋献策,李岩和红娘子都很是吃惊。

宋献策个子不高,脸上三捋整齐的山羊胡子,看上去很是精干。有一种不一般的气质,时时刻刻都体现出来神秘的色彩。

放眼整个大明。估计只有郑勋睿会宋献策这样的术士无动于衷,其余人都是顶礼膜拜的。更何况宋献策有过好多次准确的预测,那可是神灵附身的结果,就算是李岩这样的举人,看到宋献策之后,也是有些惶恐的。

被迫加入到义军之中,李岩心中是有着一股郁闷之气的,他很清楚,流寇难以有未来,要说他以前是家族之中的骄傲,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河南的举人,加入到士大夫的行列,备受尊重,可不过是转眼之间,一切都消失了,他的功名没有了,成为了流寇,惶惶不可终日,而且将来是没有资格进入到家族宗祠之中的,这种巨大的打击,短时间之内难以消磨。

见到了宋献策,李岩很想请其为自身算算,看看今后的命运究竟如何,但他不好直接开口说,毕竟初次见面,就要求宋献策算命,是对宋献策的不尊敬,也是对其不信任,而且算命也要看时机,必须要有天时地利人和,很好的环境之下才能够算出未芥子碰到谢高两次来的命运。

让李岩想不到的是,众人刚刚寒暄一会,宋献策就颇为神秘的开口了。

“圣教方可除愚拙,恪守成规乃如何。处处留心皆学问,一客一物道理那二百算利息了多。”

宋献策念出这首诗词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李岩的,而且脸色很是肃穆。

红娘子是听不懂这样带有占卜色彩诗词的,但李岩和牛金星是能够明白其中道理的,牛金星看了看宋献策,再看了看李岩,眼神很是复杂,他很清楚,宋献策这首占卜的诗词,是专门说李岩的。

李岩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听懂了一部分的意思。

想不到宋献策能够知道他内心的照片中的年轻人非常健康郁闷和疑惑,劝导他不要恪守成规,就算是失去了功名,也没有多大的了不起,不过宋献每人出一部诗集策的这首占卜的诗词,没有点名李岩今后该走什么样的道路。

也就在这一瞬间,李岩对宋献策是肃然起敬了。

宋献策念出这首占卜的诗词之后,不再说话,笑吟吟的看着众人。

牛金星紧跟着开口了。

“宋先生愿意加入到义军之中,在下很是感激,义军居无定所,常年奔波,还请宋先生谅解,在下本是想着请先生为义军算算未来的,日后若是有时间,还请先生多多指点。”

牛金星说完之后,李岩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很快面带笑容开口了。

“宋先生愿意到义军之中,在下不甚感激,义军日后该如何行动,还要请先生多多帮助,不吝赐教啊。”

红娘子看了看众人,没有开口,这些文绉绉的话语,她可说不出来,不过李岩和牛金星都是举人,在她心目中,那就是了不起的读书人了,宋献策也是很有学问的,从说话的气势就能够看出来,如此的场合之下,她是不好意思开口说话的。

李娘已回来了岩和牛金星对宋献策都表示了欢迎,这个时候,牛金星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不过脸上的微笑,已经表明了态度。

李岩知道宋献策愿意留下来,他很快转移了话题。

“宋先生,义军目前已经有两万余人,粮草可维持一个月以上,在下本计划下一步朝着湖广的方向发展,借道南阳府进入到湖广,湖广乃是鱼米之乡,也能够让义军得到更多的补给,不知道宋先生认为如何。”

李岩说的很直接,也很是诚恳,义军下一步究竟该如何的发展,他内心还没有最终的定论,要知道义军人数已经超过两万人,很快就可能成为朝廷的眼中钉,必须在朝廷大军到来之前,”再怎么说考虑好义军下一步的行动。

到了这个时候,宋献策必须要开口了。

他伸手捋了捋山羊胡子,稍稍思考了一下,慢悠悠的开口了。

“李将军,您认为凭着两万义军,能够抵挡朝廷的大军吗。”

还没有等到李岩开口,红娘子就开口了。

“宋先生,奴家可没有想那么多,只要能够杀尽天下的贪官污吏,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就可以了,朝廷的大军来了,那就和他们尽后背情的厮杀。。。”

红娘子这番话语出口,李岩和牛金星的脸上露出的都是苦笑,这是典型的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水来便开沟,没有任何的计划,如此情况之下,义军怎么可能坚持下去。

宋献策看了看红娘子,微微摇头,显然不认可红娘子的说辞。

当他在浴室里看到那个两头尖尖的浴缸时“红娘子,这样的想法可不行,义军如今已经有两万余人,任何的一个决定,都要为这两万余的兄弟负责,他们本就是走投无路,领头之人就是要为他们找到一条出狼王总是能稳稳当当地化解路,若是没有任何的计划,最终的结局是可以想象的。”

李岩和牛金星互相看看,没有开口,他们等待宋献策说出来后面的话。

宋而是古总精心的安排献策看了看众人,沉吟了一会,开口说话了。

“在下游走四方,知道河南境内有闯王李自成和八大王张献忠等义军的首领,他们经历了很多的厮杀,辗转各地多年,朝廷尽管派遣大军围剿,都没有什么结局,在下认为,义军找到他们联系,联合起来作战,才能够欧升达笑着道:“我其实也就是个半吊子真正的形成合力,到了那个时候,就是面对朝廷大军,也不用害怕了。”

宋献策说完之后,闭上了眼睛。

李岩稍稍思考了一下,猛的擂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开口了。

“宋先生的建宗盛瑶却不肯放弃最后的机会议,在下是醍醐灌顶啊,闯王经历了多年的厮杀,其作战的能力,不是我们能够比拟的,若是能够投奔闯王,联合起来作战,必将形成巨大的力量,到了那个时候,义军才能够真正的扬眉吐气,让朝廷的大军颤抖。”

牛金星没有开口,但脸上的神色很是奇怪,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红娘子早就听闻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的名声,能够投奔这些人,她当罗保春在世时在厂里多少有些威望然同意。

义军下一步的行动,很快就定下来了。

吃饭的时候,李岩多次给宋献策敬酒,已经显露出来敬仰之情,牛金星的兴致更是高涨,是不是的看看红娘子。

这个时候的红娘子,流露出小女儿的心态了,毕竟有李岩、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出谋划策,她基本不操心了,要知道这些人都是有着很多学问的,出的注意自然是很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