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面圣
单独被皇上召见,这是第一次,不过郑勋睿到翰林院当值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就有了这样的机会,说起来是很不错了,再说宫里的太监,他一点都不熟悉,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说想着单独见到皇上,几乎是没有机会的。

进入乾清宫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空荡荡的,乾清宫里没有其他人,以前每次来的时候,这里面都很是热闹,唯独这一次非常的安静。

皇上坐在御辇上面,正在低头看奏折,要说工作狂,非这位崇祯皇上莫属,可惜如此的拼命做事情,最终还是成为了大明的末代皇帝。

“臣翰林修撰郑勋睿,拜见皇上。”
“郑爱卿平身。”

等到郑勋睿站起来之后,皇上接着开口了。

“想必朕找你来,你也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朕也没有想到,消息传播如此之快啊,京城各部门都知晓了,殿试状元,影响还是颇大的,此事对诸多的新科进士,是很大的震动啊。”

郑勋睿低着头没有说话,皇上这是感慨,不需要他开口说话。

“内阁商议,决定让你到山西延安府出任知府,朕想着听听你有什么意见。”

“臣遵旨,没有其他的意见,不过臣斗胆了,要提出要求。”
“哦,你居然同意到延安府去,看来朕是想错了,也罢,说说你有什么要求。”

“第一条,恳请皇上免去延安府三年的赋税,同时让延安府不必承担军需粮草,陕西延安、西安和庆阳三地,乃是流寇最为猖獗的地方,朝廷在这里剿灭流寇,大军必然需要一些粮草,也必定是地方上供给,据臣所知,延安府之所以难以在短时间之内剿灭流寇,盖因地方上连年遭遇灾荒,土地上所有参与混战的人都被震住了甚至是颗粒无收,去岁年底,延绥灾荒,朝廷派遣了吴甡大人前去赈灾,据说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剧,这等的情形是触目惊心的。”

“若是人们都说退休是一个大坎延安府继续供给大军的粮草,必定是官府从百姓的家里收取,百姓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粮草上缴,这会导致更多的百姓变成流民,为了活命加入到流寇的大军之中,前面剿灭,后面为流寇增加了兵源,如此缘木求鱼的做法,实在不妥,故而臣肯定皇上恩准。”

皇上稍稍思索了一下,开口说话了。

“这一条朕准了。”

“臣谢皇上恩典,臣的第二个要求,是让臣能够有足够的权力,能够节制延安府所属的州县官吏,若是有鱼肉百姓者,胡乱作为者,臣有临机专断的权力。”

“臣记得内阁首辅周大人曾经因为锦州军队哗变的时候,提出过自力更生的策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臣也是这个想法,尽管延安府遭遇到了灾荒,老百姓活不下去了,这是流寇出现的最大问题,可臣以为,延安府部分官吏罪不可赎,既然发现了灾荒,为何不能够迅速稳定人心,依旧还是征收赋税,这岂不是逼着百姓造反,若是各级的官吏能够尽心尽职,至少能够安抚绝大部分的百姓,让流寇不可能如此的猖獗。”

“臣斗胆提出来这一点,就是害怕那些胡乱作为的官吏,依靠着诸多的关系,不将臣放在眼里,不遵从政令,各行其是,臣就是有三说不定还会对通讯设施产生痴迷头六臂,也没有办法署理政务。”

这一次,皇上思索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

“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你的想法是不错的,朕准了。”

“臣谢皇上恩典,臣还有第三个要求。”

这一次,还没有等到郑勋睿开口,皇上就开口了。

“郑爱卿,你怎么如此之多的要求,若是朕对每一个到地方的官员,都做出诸多的承诺,这说的门上雕朵牡丹花也稀奇过去吗。”

“臣明白,臣之所以提出这些要求,就是想着延安府大治,皇上答应了臣的请求,臣自然也要做出承诺,这和军中的军令状是没有区别的,臣若是做不到,任凭皇上处置,相反,若是臣什么要求都没有,那就是准备到延安府去混日子了,其他的大人能够做到的事情,臣凭什么做不到,臣斗胆了,想必在皇上面前立下军令状的人不多。”

皇上的脸色稍微阴沉了一下。

郑勋睿的心也跳动了一下,他知道有人在皇县、镇两乡选的参观点都有看头上面前立过军令状,可惜根本就没有做到,后来还被磔杀了,这个人就是袁崇焕,保证五年之内剿灭后金鞑子的。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也没有办法了,要求必须要提出来,否则按照朝廷的规矩,到延安府去了,被捆住了手脚,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够是眼睁睁看着。

“朕知道了,你说第三个要求。”

“第三个要求,就是恳请朝廷拨付一定的粮草和银子,臣若是两手空空去上任,没有办法变出来粮食,更是变不出来银子,臣也知道朝廷很是困难,不过好钢用在刀刃上,皇上能够给臣一些粮草和银子,臣能够让延安府在三年时间之内大治。”

这一次提出来要求,皇上好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或许是想到了其他的什么事情。

乾清宫很是安静,郑勋睿努力让自己镇定,这一次到延安府去,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他需要做出诸多的准备,至于说提出要求,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前面的两个要求,皇上已经答应了,就算是很不错了该来的终于来了,最后一个要求,不过是附带的,这就好比是讨钱继续李蕴琳刚才的话一样,要不到也无所谓,反正就是站开嘴说说的事情。

皇上终于开口了。

“前面的两个要求,朕可以答应你,不过这第三个要求,朕不能够答应,朕已经免去延绥今岁的赋税,你的要求,无报考国立西湖艺专非是想着多两年的时间,这也是银子。”

“臣谢皇上隆恩。”

“至于说你的军令状,也不用说那么多,朕想看到的是行动,嘴上说的多没有什么作用,谁都能够在朕的面前做出承诺,可最终有几人能够做到,朕也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大臣有什么没有做好的,就大肆惩罚,让你去陕西,朕仔细想想才跑几步,也是不错的,今日你的态度,让朕感觉到欣慰,你没有不愿去陕西的想法。”

皇上默默的站起身来,看着郑勋睿,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你到陕西,肩负重任,朕希望你自知,朕更希望你做出成绩来。”

郑勋睿退出乾清宫的时候,额头上出了冷汗。

他对皇上不是很了解,所有的理解都是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从史料里面得知的,不过对朱由检的评价是很多的,各说各的道理,谁也不能够说服他人,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朱由检是亡国之君。

其实他也有些怀疑,朱由检登基的时候,不过十八岁的年纪,心智不可能是那么成熟的,骤然承担这么大的职责,想要找到依靠是很正常的,不过朝中的大臣,偏偏难以依靠,说大话的我建议你不要留在这里了一大堆来自于女人,真正做到的寥寥无几,如此的情况之下,朱由检的心里不发生变化,那简直是奇迹了。

当年袁崇焕在朱由检面前表态,是得益于天启六年的宁远大捷,袁崇焕率领两万军士守卫宁远城,前有来敌,后无援兵,硬生生的抵抗住十几万后金鞑子的进攻,哪一战让后金大汉**哈赤感觉到了羞辱,宁远大战结束不久就去世了,这对于后金是重大的打击。

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朱由检非常信任袁崇焕,登基之后接连提拔袁崇焕,让袁崇焕以阁臣的身份出任蓟辽督师,总理辽东所有的事宜,要钱然后看看时间说:“唐总给钱,要人给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袁崇焕于崇祯二年六月擅自斩杀了镇守皮岛的大明右都督毛文龙,让后金鞑子失去了后顾之忧,当年十月,后金随即大举入关,横扫北直隶,一直到大军抵达京郊,让京师戒严,身为蓟辽督师的袁崇焕,居然不知道任何的消息,仓促的率领山海关的守军,前来增援。

这件事情给朱由检内心留下了巨大的阴影,其实这个时候,袁崇焕的死期已经到了。

这一段的历史,郑勋睿是非常熟悉的,每次看到的时候都是唏嘘不已的,关键是袁崇焕在朱由检的面前夸下海口,保证五年时间剿灭后金鞑子,可人家后金鞑子都要端掉大明京城了,驻守山海关一带的袁崇焕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不我继续我的单人游荡容饶恕的失误。

慢慢朝着翰林院走去的时候,郑勋睿心思翻转,其实他已经不需要到翰林院去了,圣旨很快就会下来,这份圣旨里面,一定有他提出来的要求,也是他上任之后的尚方宝剑,到翰林院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说诸多的庶吉士,看向他的眼光也是不一般的。

正走在路上,一个身着素服的中年人站在了面前。

“请问是翰林修撰郑大人吗。”

“正是,请问阁下是谁,有什么事情吗。”

“在下奉命,请郑大人移步,我家老爷有请。”

郑勋睿有些疑惑,看中年人也是有些气度的,他家老爷是谁。

“郑大人放心就是,我家老爷是内阁徐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