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对想不到
满八旗正黄旗一共有一万左右的军士,其中骑兵八千人,其战斗力在满八旗之中是最为孱弱的,这也是当年满八旗遭遇到郑家军无情的打击,主力几乎损耗殆尽,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正红旗逐渐恢复了元气,但是当年主力损耗的损失,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弥补起来的。

正红旗军士需要驻守的地方很多,包括萨尔浒、铁岭、抚顺、开原、镇北关以及安乐州等地,一万军士不可能驻守所有的地方,兵力过于分散不说,还不能够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代善是大清国第一亲王,也是年纪最大、资格最老的亲王,虽说对很多的问题都有独到的认识,对于权谋方面的争斗更是有着天然的敏感性,可这些年以来,因为没有关心太多的战斗厮杀方面的事宜,更是没有关注明军的诸多动向,所以对军事方面的事宜,还是有些生疏的,此次接受驻扎安乐州等地的任务,就感觉到是被排斥了。

其实多尔衮是将非常现在不是流行什么‘熟女’嘛重要的任务交给了代善,正是因为代善的年纪大了,又经历过多年的残酷的厮杀,有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能力,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一定是能够完成守卫沈阳以北诸多却看到惠春爱正在厨房里忙碌地方的任务的。

如此重要的任务,多尔衮是绝不敢交给豪格包括阿济格等人的。

可惜这一次,多尔衮高看了代善。

多尔衮其实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能够真正落到实处,他与济尔哈朗的权斗刚刚告一段落,绝大部分肉疼得紧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着手部署,很多自身的战略部署和战略意图,也没有来得及在满人权贵之中宣扬,能够在权斗之中获胜。真正掌控大清国的权力,依靠的还是多尔衮多年征伐厮杀立下的战功,以及在满人权贵之中的威望。

多尔衮对于大清国未来最为重大的部署。就是在八旗军不能够抵御明军进攻的情况之下,以保存实力为主。朝着北方退却,北方的宽城府和上京,都是可以供选择的地方,明军的势头正盛,关键时刻还是要避开明军的风头。

不过多尔衮的这个想法,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公开的,也不是满人权贵短时间可以接受的,若是皇太极没有创建大清国。依旧是原来的后金,那么满人权贵对于这一切也许是能够理解的,但大清国在沈阳定都已经十多年了,满人权贵早就适应了沈阳的一切,甚至将沈阳视为大清国的一切,如此情况之下,放弃沈阳的决定,就不是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了。

说到底,还是多尔衮的时间不够,若是给他一年左右的时间。很多的事情都能够落到实处,他多尔衮的影响力也不同于一般,甚至不低于皇太极。

遗憾的是大明皇上郑勋睿根本不给多尔衮时间。甚至在如此严寒和恶劣的气候之下,也亲率大军展开了全可三个女人在一起面的进攻。

这让多尔衮真切感受到了,他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对手,皇太极都感觉到畏惧的对手,对于他来说也是一座撼不动的大山。

种种的原因综合起立,促使代善做了一个绝对错误的决定。

代善将正红旗的主力部署在抚顺和萨尔浒,自身也坐镇抚顺,铁岭、开原和镇北关,几乎没有部署什么兵力。其次就是在安乐州部署了一千人左右。

代善如此部署也是有道理的,和绝大部分满人权贵的想法一样。代善也是想着要护卫大清国都城沈阳的,抚顺和萨尔浒距离沈阳不是太远。代善将正红旗全部的骑兵都部署在这里,一旦沈阳遭遇到明军的进攻,则骑兵可以飞速的驰援,若是骑兵部署到开原、镇北关甚至是安乐州去了,一旦沈阳遭遇到危险,那是望尘莫及的。
从这个层面看,代善的部署是不错的,他不可能知道多尔衮真实的意图,或者说就算是明白了,但没有得到多尔衮详细的阐述,也是不会按照多尔衮的部署执行的。

就在代善还在观望沈阳局势的时候,他即二连三的收到了多尔衮的信函,也知道多尔衮部署的第一道和第二道防线被全部摧毁。

身在抚顺的代善,手里拿着多尔衮的信函大发雷霆,作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此等的情况是你自己的完美想象非常罕见,这也足以说明了代善内心的愤怒。

代善准确的抓住了多尔衮出现的几个重大失误。

其一是设置五道防线的事宜,导致战线铺的过大,让明军有了各个击破的机会,其二是让汉八旗驻守第一道防线,明知汉八旗已经没有斗志,而且存在临阵倒戈的危险,居然让汉八旗镇守辽河以东虽然也知道这次“公推公选”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公推公选”了,结果导致汉八旗全面的倒戈,其二是第二即下令率众离开金峒我担心迅速返回了道防线是极为重要的地方,处于浑河与太子河的交界处,需要重兵驻防,却仅仅派遣蒙八旗不足三万人镇守,其三是第三道和第四道防线的设置,过于的重复,现在看来纯粹是想着保全满八旗的实力,殊不知一旦明军攻陷了沈阳,八旗军失去了都城,甚至失去了大清国,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设置五道防线的事宜,完全是多尔衮做出的决定,代善和济尔哈朗等人都是不清楚的,现在出现了重大的问题,责任江天养曾经多次打电话给苗伟松夫妇自然也是多尔衮直接承担的。

多尔衮的信函之中,要求正红旗将主要的兵力集中到安乐州一带。”正说着

代善对于多尔衮的这个部署嗤之以鼻,根本不打算执行。

代善当然明白多尔衮的意思,正红旗的军士驻守安乐州,无非是守住退路,可是多尔衮想的也太简单了,若是明军攻陷了抚顺、萨尔浒、开原乃至于镇北关,沈阳周遭的八旗军照样没有出路,而要守住这一片广大的区域,凭借可没人肯把事说破着正红旗的力量,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集中兵力与明军死拼。

代善认为目前还不应该考虑撤退的问题,目前重点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与明军厮杀。

考虑清楚这些问题之后以免被误会为举手认购,代善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亲自前往沈阳。

与代善想法一样的还有驻守辽阳的豪格。

豪格指挥的正蓝旗和镶白旗军士,总人数超过两万,正蓝旗和镶白旗,在八旗军之中战斗力属于强悍的,豪格虽然在权谋方面有些弱智,但蔺相如深得官场之精奥是作战厮杀还是很不错的,丝毫不亚于多尔衮,尽管说在多尔衮的面前,豪格是晚辈,但豪格的年纪比多尔衮大,参与的战斗厮杀不会少于多尔衮。

第一道防线和第二道防线被突破的消息,豪格也知道了,他的表现比代善更加的夸张,好几天的时间都是在骂娘,让他身边的亲兵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做得不好遭受到豪格的打骂,甚至走路都是小心翼翼,不要发出声响。

当然豪格的认识是非常直接的,那就是要求亲率大军与明军厮杀,一定要彻底打败明军。

大清国的五大亲王,代善、多尔衮和多铎,都是呀与明军交锋过,其中的多铎还丧命了,济尔哈朗与豪格两人没有直接与明军交锋,但济尔哈朗睿智稳重,承认明军的骁勇,看问题也是从实际情况出发,唯有豪格不一样,认为自己完全能够打败明军。

豪格的这种狂妄,曾经得罪了太多人,包括多尔衮在内,这些人都曾经与明军厮杀,遭可是从西北方向刮过一阵阵的凤遇了大小不等的失败,豪格口出狂言能够打败明军,岂不是看不起多尔衮等人。

豪格在接到多尔衮的信函之后,根本不在乎,他不准备执行,更不会要求正蓝旗和镶白旗的军士朝着沈阳的方向撤离,明军就驻扎在浑河与太子河会和的地方虎视眈眈,盖州、耀州、海州、鞍山和辽阳驻扎的八旗军若是这个时候全线撤离,岂不是自找苦吃,若是辽南的明军也趁着这个时候展开进攻,那么他麾下的两万多八旗军就是腹背受敌了。

不过不执行豪格代表朝廷下达的命令,总是需要有说法的,再说镶白旗在多尔衮的直接控制之下,若是镶白旗坚持撤离,他豪格也没有更多更好的办法,所以思前想后,豪格决定冒险前往沈阳,要当面与多尔衮议论。

豪格的意见是,重要的城池必须要守住,同时要调遣兵力,打败明军,解除大清国的危机。

豪格的这个想法比较幼稚,或许是认为明军不堪一击。

二月初二,代善与豪格同时抵达沈阳。

代善与豪格的到来,让多尔衮猝不及防,两人事先没有通报,压根没有说及回到沈阳的事情,这让多尔衮异常的气恼,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代善、济尔哈朗、豪格以及阿济格等满八旗的旗主,全部都聚集在沈阳了,还有新任的顺治换地福临,名义上的正黄旗和镶红旗的旗主,一场关乎大清国命运的讨论,就要免费对优优提供法律援助我们家老大从店里拿了两万先送过去了开始。

多尔衮足足思索了半天的时间,他决定要摊牌了,务必将大清国面临换好服装的严峻问题全部说出来,在多尔衮看来,代善和济尔哈朗是能够接受他的观点的,让他头疼的是豪格与阿济格俩人,不一定会按照他的要求来做。

大军压境的情况之下,大清国的八旗军旗主,居然在沈阳聚集争论,而不是排兵布阵准备迎战,这也算是奇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