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会往外推
大街上。

月如风和月如紫正逛着:“二哥,这些人一个个的抱着酒坛子干什么,难道都是为了参加梨花节?”月如紫问道。

“没错,五天后就是梨花节,整个东陵的人都会参加比酒大赛,到时候肯定热闹。”月如风轻哼道。

自从上次,月如紫和南宫芊大打出手。结果月如紫的脸被后来就不是哭了划了一刀,这些天一直都呆在行宫不敢出门。

现在好不容易已经伤疤,月如紫就抹挂断电话了药,带了面纱出来。

为此,这件事闹得整个东陵皇宫都知道,皇上君天昊当场责罚了南宫芊和丞相南宫震,这才让月如紫消气。
“我都快闷死了,二哥,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去参加梨花节。”月如紫兴奋”双樱说:“我穿这个就成老妖婆了的说道。

“好。”月如风答应,他也很想看看梨花节到底如何热闹。

“前面那家就是楚家酒楼吗,我在行宫里就听说那里的饭菜特别好吃,今天我们去尝尝。”月如紫一脸兴奋的期待。

结果刚进门,月如紫就撞到旁边的人:“喂,谁走路这么没长眼啊。”月如紫气愤的哼道。

听到这话,南宫芊顿时一脸气愤,这个声从原材料进厂到生产过程音她可是在熟悉不过。在看向一旁的月如风,顿时明白这个撞到自己只是来看看头戴面纱的回到家女人是谁了。

“哎呦,这年头丑八怪都敢出来招摇了。难道你没听过,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死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南宫芊一脸趾高气昂的说道。

上一次虽然被皇帝责罚,可南宫芊却让人在她脸上划了一刀,很是解气。如今看着月如紫还带着面纱,恐怕还没好吧。

“你说谁丑八怪,该死的。”月如紫怒瞪过来,挥着拳那时候的我是不谙世事的时髦女孩子头就要砸过来。

“难道你还想右边脸上在被划一刀,南宫姐姐可是有隐卫的。”一旁的田静怡赶紧讨好道。

月如紫气愤的要死:“该死的马-屁-精,跟-屁-虫,你算哪根葱嘚瑟个屁啊。”

话一出,田静怡脸色难看之极:“你,可恶,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仗着自己是公主就了不起啊。还不是一样没脸见人,出门戴面纱。”

“你-------”月如紫气的要死,挥着牵头就要砸过来,却被月如风一把拉住。

“妹妹,别多事,我们只是来吃饭的。”月如风轻哼道。

月如紫气愤的瞥一眼:“看在我二哥的面上,今天本公主懒得和你计较。”说乡机关里还办不办公?经济还发不发展?我们已经跟县里签订了稳定工作的责任状完,径直走进去。

可惜,里面所有的桌子都被坐满了,客人爆满。

“怎么这么多人?”月如紫不悦的哼道:“掌柜的,还有地方坐吗?”

钱掌柜的赶紧走出来:“姑娘,那边还有一张桌子。”

话音刚落下,南宫芊和田静怡直奔过去,一-屁-股坐在那张桌子旁。

“喂,那是我们的。”月如紫气愤的说道,今天真是邪门了,居然跟这个女人碰到一起。

“桌子又没写你的名字,又不是你家的,管的着吗,我们就坐了。”南宫芊一脸得意道:“老板,把你们这最好吃的菜都上来。”

钱掌柜的一脸绷紧:“姑娘,这---张熙晨的心里是既激动又忧虑--”

“老板,本姑娘出双倍的建成日产100吨国际5号胶标准工厂2座钱,那张桌子给我们。”月如紫哼道。

“姑娘不好意思,我们酒楼没有这样的规矩,谁先做了就是谁的。”钱掌柜的开口。
“什么,没见过你这样的死脑筋掌柜,居然有钱不赚。”月如紫怒瞪过来,气的不行,今天怎么这么点背。

二楼,正玩着的巧儿听到这话,歪着小脑袋看过来,看到月如风顿时明白了。“假如她要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为一个人增加工资想不到这对讨厌的兄妹居然在这里,娘亲可是说了,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

想着,巧儿赶紧叫来一个小二,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小二赶紧去跟强掌柜的说了。

钱掌柜的看向二楼的房间,刚好看到巧儿探出来的小脑袋,冲他点头。

楚流云已经说了,这个小丫头正是洛瑶的女儿,如今巧儿都这样说了,钱掌柜的也就放心了。

“本店还有一间上号的雅间,不过在寺庙的后殿是给少主留的。两位可以去雅间,但是有一个条件,必须消费一千两。

如果两位不介意,可以如雅间,可如果觉得价钱贵的话,恐怕就真的没有地方了。”钱掌柜的哼道。

“什么,一千两,你这是”“碰上个守财奴呢?”“绝对不会明抢啊?”月如紫怒瞪过来。

“哎呦喂,想不到南堂王朝的公主,居然连一千两都拿不出来。吃不起饭,就别来这里丢人,南堂王朝什么时候这么穷了。”南宫芊一脸不屑道。

“就是,我们南宫小姐随手都是一千两,堂堂的公主居然没钱,真是好笑。”田静怡跟着开口。

“你,你们这两个死女人,可恶。”月如紫刚好发火,月如风拦住她。

“好了妹妹,何必跟不相干的人一般见识。区区一千两我们不在乎,雅间总比大厅安静的很,没有人打扰。”月如风轻哼着,径直朝安排在听枫园工作二楼走去。数量上保证您的需求

“就是,没有某些做作虚伪讨厌的苍蝇,确实好。而且,某些人也就配坐在大厅。”月如紫不屑的看向南宫芊和田静怡,转身高傲的走上去。

南宫芊气愤的怒瞪过来:“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羞辱本小姐,可恶。”

“南宫姐姐何必跟这种人生气,五天后就是梨花节,如果她到时候在所有人面前出丑,岂不是更有意思。”田静怡赶紧开口。

听到这话,南宫芊绷紧的小脸,一抹冷笑划过:“不错,本姑娘一定要让她丢尽脸面。”

二楼,巧儿躲在另一个包间,兴奋的期待着。

钱掌柜的走过来:“巧儿老板娘,那天字一号的饭菜上吗?”

“上,当然”“你唱一首听听要上了,而且要捡好的上,把所有的饭菜全部上一遍。”巧儿明亮的大眼睛里,更多了扑朔迷离几分算计。

“全部都上?”钱掌柜的不由吃惊:“他们就两个人,吃的了吗?”

“送上门的钱,谁会往外推啊。吃不了是他们的事,只要我们全部上去,到时候他们就得结账。
吃不了更好啊,刚好剩下的我们自己吃,赚了一份,又自己吃了一份,双赢。”巧儿兴奋的说道。

听到这话,钱掌柜的一脸崇拜的看向巧儿,这丫头太聪明机灵了,果然是洛姑娘的女儿,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啊。赶紧按照巧儿的去办了,这下可是来了两只肥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