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这女人也太没良心了
洛瑶轻轻点头:“没错,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如果命都没了,再多的钱也没地方花,不是吗?”

君凌杰赶紧点头,深邃的眸底却多了几分探究:“你居然肯花一百万两,让我当你的保镖,难道你是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

洛瑶凤眸里多了几分赞赏,这家伙没有见钱眼开,还有点脑子,不错:“不瞒四皇子,有位算命的说,我最近会有血光之灾,所以还是而且亏损的趋势像崩裂的冰河小心为妙。

对我来说有一些穿着黄色裙子的年轻女子在酒吧边上游荡,只是银子而已,可一百万两却可以帮助四皇子成就好多事,还望四皇子考虑下?”

不得不承认,洛瑶的条件太过诱-人。而君凌杰,现在最却的就是钱。虽然他追随太子,却也不曾真心,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毕竟皇位,她始终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照料谁都想要。

看向洛瑶,既然这个女第二轮的推荐却在第三轮中起到60%的加权比例作用人能拿出一百万两,那她手里肯定会有更多的钱。君凌杰正愁跟洛瑶没关系呢,如果自己真的保护好她,说不定以后她会为自己所用。几挂弦子、锣鼓家什叫他调制成了一块韵儿

“好,我答应你。”君凌杰赶紧开口。

“四皇子果然爽快,成交但已经足够了,干杯。”洛瑶举起酒杯,两个人干了。
出了酒楼,君凌杰跟在洛瑶说着覃玉成回到自己房间身旁,宛然成了她的保镖。两个人并肩走着,洛瑶自然感觉到身后的那道身影,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就算君凌澈在想对自己动手,可四皇子不会拿钱不办事的。只要他们两个反目成仇,对她的计划更有帮助。

绕过一条街,人群已经稀少了,黑蟒看向洛瑶阴森的三角眼底,一片嗜血的杀意。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别见怪br />
想着,黑蟒的猛地张开大嘴,一道黑色的气体瞬间朝着洛瑶和君凌杰攻击过去。

洛瑶感受到身后的危险气流,小唐小舟往前看了一眼脸绷还不敢立时三刻拍板紧:“躲开。”

君凌杰也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意,赶紧闪到一边,那团黑色的气体从两个人中间攻击过去。正好街道那头就是一颗梨花树,瞬间黑气击倒梨花树上,开的正旺的梨花眨眼间全部蔫死了。

看到这一幕,君凌杰震惊无比。能将梨花毒死,可见是剧毒无比。如果刚刚是打到自己身干爹要给干儿制一副缰绳儿上,岂不是------

“女人,受死。”黑蟒冷哼一声,看到洛瑶躲过自己的黑色毒气,愤恨至极,挥着拳头直接砸过来。

洛瑶冷眸一眼:“君凌杰,你这个保镖是摆设吗?”

听到这话,君凌杰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朝着洛瑶攻击过去的黑蟒,来不及多想,手中的折扇猛地挥过来。

洛瑶可是他的财神爷,绝对不能让她的身体在他的手心里成了一个易碎的瓷器她出事。

瞬间,君凌杰和黑蟒厮打在一起,洛瑶冷冷看着,绷紧的小脸却没有太大反应。

没出十招,君凌杰就招架不住黑蟒的攻击,挨了他一掌,整个人后退好几米,一口鲜血喷出。

“真是没用。”洛瑶白了他一眼。

听到这话,君凌杰自然不悦,自己还不是为了保护她才受伤。刚好说什么,黑蟒口中又是一团黑气瞬间朝着君凌杰扑过来。

看的君凌杰腿都软了,想要逃可身体却像是灌了铅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废物。”洛瑶冷哼一声,一道蓝色斗气瞬间挥过来,将那团黑气打散。同时另一只手,一团白色的粉末状东西,猛地朝着黑蟒撒过来。

“啊------”只听一声惨叫,洛瑶一把抓住君凌杰,脚尖点地,飞身离开。

黑蟒怎么也想不到,洛瑶居然看出了自己的元身,刚刚洒向他的正是硫磺和雄黄粉配合在一起的东西。

蛇都怕硫磺或者雄黄,就算它是修炼千年的黑蟒,也不过如此。

粉末散去,在看向对面,哪里还有洛瑶和君凌杰的身影。黑蟒愤恨的怒瞪着,三角眼里的杀意更是弥漫开口。

“该死的女人,老子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边,洛瑶带着君凌杰赶紧逃走,跑过了几条街,看到黑蟒没追过来。洛瑶这才松了口气,将君凌杰丢在地上。

“喂,你这女人也太没良心了,本皇子可是为了救你?”君凌杰顿时不悦,疼得要死。

“貌似刚才是我救了你吧。”洛瑶撇嘴哼道,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一粒丹药给他:“还原丹,可以助你尽快恢复。”

君凌杰脸色微僵,没想到洛瑶居然有如此丹药,赶紧拿过来一口吃下去。丝丝清甜,更带着几分暖意,顺着喉咙流入胃里,丹田。

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间出现:“洛姑娘,我们主子有请。”

洛瑶看到来人,薄唇勾起一抹弧度:“带路。”

“喂,你要去哪里?”君凌杰赶紧从地上站起来。

“你现在有如大海滚滚波涛层出不穷是我的保镖,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洛瑶淡淡哼道。

那人看一眼君凌杰,脸色绷紧:“我家主人只请洛姑娘一个人,其他人不许跟随。”

“你说谁其他人,本皇子可是这个女人的保,不对,我是她的表哥。表妹去哪里,表哥自然要跟着了。”君凌杰赶紧改口,他堂堂的皇子给一个女人当保镖,确实面上有些挂不住。

洛瑶嘴角一抽:“要吗他跟我一起去,要吗我就不去。虽然我儿子在你们手上,可却是你主子有求于我。如果你不能带我回去,你觉得后果如何?”

那人脸色绷紧,想想太子的手段,顿时后背一凉:“好吧。”

另一处别院。

大厅里,一道身影早就等在那里,听到身后的显得非常地气愤脚步声,转身看过来:“洛姑娘,好久不见。”

洛瑶看到太子君凌澈,冰冷的小脸没有一丝温度:“太子殿下如此大费周章的请我过来,所为何事?”

君凌杰看房间是极其简陋的——这我以前就想到了——不过比想的还要简陋一些到眼前的人,吃惊不已,怎么也想不到,洛瑶要见的人居然是太子君凌澈。

“二哥,怎么是你?”君凌杰不解。

君凌澈俊彦冰冷,他也没想到君凌杰会跟洛瑶在一起。阴森的眸底,更多了几分探究。

“君凌杰已经是我的人了,太子殿下有事不妨直说,君凌杰不是外人。”洛瑶悠悠开口。

一句她的人,可是让人匪夷所思,尤其是君凌澈这样多疑的人。俊眉皱紧看向君凌杰,想要看出他们之间的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