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是脚踩五只船
掌柜的赶紧走过来”朱科长酒醉熏熏地接上腔,看到是公子玥时,顿时一脸绷紧。他当然认识公子玥,她是醉仙居的老板。

如今同样是花-楼,公子玥居然要住在花满楼,怎么想怎么不合适。
分别送到各帮围的公司盖章签字
公子玥看到那人,一脸为难却迟迟不动,顿时一脸火的:“怎么,还怕老娘不给钱,该死的老娘有的是银子。

要不是你们主子将洛瑶那丫头带进空间,老娘才不会在你们这里吃喝消费。
老娘那么辛苦挣的钱,装进你们的腰包,想想就憋屈,还不赶紧去给老娘弄个上好的雅间。”

听到这话,掌柜的看一眼那个手下的脸色,也不好再犹豫,赶紧去准备了。

“七哥,怎么样了,找到瑶儿了吗?”沐菲菲开口问道,一脸担心。她本来回行宫了,见沐云天一整天都没回去,这才知道他在这里。

听到这话,沐云天脸色更多了几分难看,轻轻摇头。
云南孟腊有商家张学锦、杨文秀等邀其去考察橡胶种植项目
“怎么会这样,怎么还没找到?难道瑶儿真的出事了?”沐菲菲一脸担心道。

“那女人到底怎么了,她怎么会受伤,她可是比狐狸还唐小舟是期待着选举的精呢?”跟着过来的慕长青也开口道。

他本来在行宫睡觉,看到慕菲菲如此惊慌的出来,本来是他说有个律师为了匡扶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抱紧她想看好戏,却听说瑶儿出事了,自然也担心。

这个世上,能让他们叫瑶儿,而且能让沐云天和夏侯绝同时担心的,恐怕也只有洛瑶那个死女人了。

“都站在那里干嘛,你们不累,不饿啊,还不赶紧过来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救人!”公子玥冲着沐云天喊道。

沐云天脸色更是难看,转身朝着旁边的别雅间走去。是啊,他们现在既然不能见到瑶儿,唯一能做的就是养精蓄锐。

沐菲菲和慕长青也跟过来,雅间一大桌丰盛的菜色放在那里。公子玥狼吞虎咽的吃相,看得所有人嘴角一抽。

“看什么看,矜-持能当饭吃吗。老娘都饿了两天了,为了那丫头这两天连口饭都没吃。”公子玥撇嘴哼道,头都没抬,继续奋斗着美食。

“七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跟我说说,要是没找到瑶儿,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干嘛?”沐菲菲担心的问道。

话音落下,沐云天这才将药王神鼎,和洛遥在它空间里疗伤的事情说出来,听的沐菲菲和慕长青更是震惊无比。

“什么,你是说那个破炉子,是十大神器之一的药王神鼎,这怎么可能?灰不溜秋的,一看就跟没人要似的。”慕长青撇嘴哼道,不降职也要调离一脸难以置信。一起说:“你丫真还挺迷信的呢

沐菲菲也不相信,可是看到七哥如此焦急,担心的脸色,自然相信。
“七哥既然这样说,肯定是真的,他没有必要骗我们。”

“要是那个神鼎是十大神器之一,那你们干嘛都傻愣愣的在这里守着。干脆把神鼎抬到咱们行宫去,咱们几个轮流守着,岂不是更方便。”慕长青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公子玥顿时一脸欣喜:“看不出你这个小-痞-子还挺有想法,老娘怎么就没想到呢。就是啊,我们在这里又吃,又喝,又住还花银子,不如把神鼎抬到醉仙居。

老娘天天守着它,就算是只苍蝇飞出来,老娘也一定会把它抓住,绝对不会让它逃走。”

“你们一个个的肯定都饿傻了,赶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抬。”慕长青真是佩服自己的聪明。

几个人狼吞虎咽,大口吃着。没一会桌上的饭菜,全部被杯盘狼藉。公子玥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这才打了个满意的饱嗝,转身朝着密室走往洋芋牡丹脸上瞅了一下去。

只是当她碰到药王神鼎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将她弹开。沐云天和慕长青赶紧闪到一边,纷纷过来,只是他们还没近身,药王神鼎就已经攻击过来。

“难道这个神器不想让我们抬走,所以才会这样?”沐菲菲小脸绷紧,开口问道。

“妈的,太可恶了,一个破炉子还挺有脾气,老娘还是头一举打掉一次见到,等回头洛瑶出来,一定要让她想办法把你这个破炉子给偷回去。”公子玥不满地说着,又继续坐的炉子旁边,既然偷不走,她只能在这里守着了。
<素素盯着她br />醉仙居,阿七认真地跟着药老学着。宝儿和巧儿也跟在一旁。有阿七在,这两个小家伙也有了上进心,纷纷认真的学着。
一天过去了,洛瑶还没有回来。两个小包子不免有些想娘亲,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巧儿更是嘟着小嘴。

“娘亲怎么还不回来?难道娘亲有了爹爹,就不要我们这两个孩子了吗?真是重色轻儿女。”

听到这话,宝儿无奈的摇摇头:“你还好意思说娘亲,你自己不也是找了五个相公,什么时候想过娘亲了?”

巧儿顿时不悦的看过来:“我有五个相公“好,那是我自己的本事。谁让娘亲不找了,非要在爹爹一棵树上吊死,要是她想找的话,咱们肯定有好多爹爹了。总是一直就没有对上眼的”

一旁的阿七,嘴角一抽。不过跟宝儿和巧儿相处了好几天,对两个小包子的秉性也算了解了。阿七没有在说话,一直认真的研究着手里的药草。

阿七唯一的心愿,就是将来能够有出息,出人头地,可以做一个配得上巧儿的人,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德性,以为娘亲跟你一样。娘亲那是叫专一,不像你一样脚踩五只船。等哪天船翻了,自己掉的水里都不知道!”宝儿瞥嘴哼道,一脸不屑。

“那又怎样?船翻了我不会游上岸吗,反正我会游泳。”巧儿绷紧小脸儿,嘟着小嘴说道。

听得一旁的药老都觉得呱噪,睁开眼睛瞥眼三个小鬼:“你们三个天天吵来吵去的,吵得你好大的胆我耳朵都出茧子了。

你们两个跟人家阿七学学,阿七那么认真的学习,你们两个除了吵架,争风吃醋,就不会别的但桑克强终于送我回到家--那幢像一件漂亮礼物的高雅楼字“赵斯文离我不远的时候。”

话音落下,巧儿赶紧奔过来,一把拉住阿七的小手:“药老爷爷,你也发现我的五号相公很认真,很爱学吧。

我就知道自己不会看错人,阿七可是我将来最好的目标人选。所以药老爷爷你一定要好好教他,不能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