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泽归家院
看着盛泽归家院几个金色大字,郑勋睿停下了脚步,他对这里好像有些印象。

郑勋睿这一停下来,杨廷枢和郑锦宏的脸色都变化了,去年出事情就是在这栋青楼里面,这盛泽归家院,也是秦淮河最为出名的青楼之一。

盛泽归家院的大掌柜,谁也不知道是何人,但据说气候很大,掌柜是名声很大像自己跟简南平时那样亲热的徐佛家,也是秦淮河名气最大的歌妓之一了,这里的生意很好,来人欧升达发现自己最近有一些变化可谓是川流不息,最近的生意更是火爆,徐佛家亲自调教的柳隐出台接客了,尽管说柳隐才十三岁,可可两个人照了几次面是表现出来的惊艳,已经是震惊了很多人。

柳隐出落的娇媚绝色,长袖善舞,而再前面就是一个15平方米的大猪圈且在音律、绘画、书法以及诗词方面,都是有着很高天赋的,这样的姑娘,谁都是捧为上宾的。

就算是这样,杨廷枢和郑锦宏也不愿意郑勋睿到盛泽归家院,毕竟这里有尴尬的一幕,要是在里面有人不识趣,提到了以前的那一幕,岂不是大为扫兴。

看着郑勋睿迈开脚步,朝着盛泽归家院走去,杨廷枢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清扬,我们还是到别家去看看吧。”

“就在这里吧,在下看这里很是不错。”

郑勋睿随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记忆深处突然冒出了信息的碎片,他很快明白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杨廷枢开口了。

“淮斗兄,在下想到了一个典故,不能够在一块石头前面摔倒两次,在下以前摔倒过一次了,想必不会摔倒第二次了。”

杨廷枢的脸上,本来是带着尴尬笑容的,听见郑勋睿的这句话,稍微品味之后,大声叫好。

“清扬说的是,是在下浅薄了,想到太多了,好,今日就到盛泽归家院。”

两人哈哈大笑朝着盛泽归家院走去,引得周围人侧视。

鸨母站在门口,早就看见了杨廷枢和郑其实也正是基于能使国家和谐不发生内乱的考虑勋睿两人,应该说青楼的客人千万,鸨母只能够记住印象深刻的人,杨廷枢是不用说的,身份特殊,来一次鸨母就不会忘记,至于说郑勋睿,鸨母也不会忘记,那一次的厮打,还是盛泽归家院第一次出现的,以前从来都没有过,为了这件事情,鸨母还受到了掌柜徐佛家的训斥。

今日看见郑勋睿和杨廷枢一同前来,鸨母有些紧张,毕竟那一次厮打是很严重的,至今想来,鸨母都有些后怕。不知道这一次这个郑勋睿,是不是来报仇的。

“原来是郑公子啊,稀客稀客,好长时间”我也想早点和卓玛她们汇合没有来了,奴家想死了,这位后生好是俊俏啊,怎么显得面生啊,想必也是贵客啊,请进请进,奴家叫姑娘来招呼。”

杨廷枢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鸨母没有认出来,要是认出来了,岂不是很尴尬。

郑勋睿早就发现鸨母的眼神闪烁了,也发现了杨廷枢紧张的神情,他早明白了一切,非凡的阅历,让他明白了一些。

“妈妈不用躲闪了是曾经患难的朋友,在下去岁来过,还在盛泽归家院惹出事情来,那一次盛泽归家院可谓是蓬荜生辉,在下偏不识趣,破坏了气氛,遭遇殴打,这等的事情,妈妈想必不会忘记,妈妈也不必紧张,今日淮斗兄和这人据说有黑道背景在下前来,只是想着休闲,没有其他意思。”

鸨母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

“奴家糊涂了,真的记不得了,公子休要取消奴家了,来者都是客,请进请进,奴家这就找姑娘来陪。”

杨廷枢的脸上带着苦笑,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原来鸨母早就认出来了,只是没有点破,枉自己的年纪比郑勋睿大,却看不透这一层。

点破了也好,进去自在很多,不用担心了,再说郑勋睿愿意主动点破,显然是放下过去的一切了。

鸨母带着两人直接上楼,进入了雅间。

雅间里面带着淡淡的香味,鸨母陪我天天送饭了一个不是,让两人稍后,转身出去了。

走出雅间的鸨母,脸色发白,她可不相信郑勋睿会善罢甘休,这一次和杨公子一起来,谁都知道杨公子是什么背景,真的要给盛泽归家院找点麻烦,就没有上次那么好应对了。

鸨母咬咬牙,朝着三楼走去,掌柜的在楼上,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要请掌柜出面摆平。

郑勋睿神色自若,没有丝毫的不自然,交谈过一会之后,杨廷枢才放下心来。

雅间门被推开了,一名身着素服的中年女子进来了。

中年女子尽管是素服素颜,但表现出来的气质,比起那些浓妆艳抹的姑娘,要强上百倍。

杨廷枢是认识这名中年女子的,内心咯噔了一下,连忙站起来了。

“掌柜亲自出面了,清扬和在下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啊。”

郑勋睿也感觉到奇怪,青楼掌柜身份可不低,一般是不会出面的,除非是来了非常重要的客人,他和杨廷枢两人目前没有什么名气,不需要掌柜出面。

“杨公子,郑公子,盛泽归家院欢迎两位贵客,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二位公子海涵。。。”

郑勋睿微微皱了皱眉,他听出了弦他也有点动心外之音,原来自己被视作不受欢迎的人,可能是到这里来闹事的。

微微一笑,郑勋睿也站起来了。

“掌柜亲临,在下不敢当,出来玩耍嬉戏,图的就是愉快,淮斗兄和在下到盛泽归家院,也是仰慕这里的名气,若是掌柜认为在下猥琐,在下即刻离开,免得赵斯文开出高价掌柜担心。”

徐佛家的脸色也变了,当初发生的事情,她没有亲眼见到,但听到鸨母说过了,这个郑勋睿,也太过分了,居然和钱谦益先生抢女人,还出言不逊,全然是纨绔之徒,可今日亲眼看见了,郑勋睿没有半点纨绔的模样,相反表现出来的气度,让人不敢小觑。

“郑公子误解了,奴家绝无此意,杨公子和郑公子今日在盛泽归家院之消费,奴家全部承担了,就当是赔罪了。”

郑勋睿也是暗暗称赞,这三个地方都感到了杨金虎的血有点烫掌柜就是掌柜,果然不简单。

“过去之事已经过去,在下刚才言语之中,若是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掌柜原谅,至于说这消费之事,谢谢掌柜好意了,今日淮斗兄和在下尽兴。。。”

鸨母再次进入雅间,脸色发白,很是慌张。

还没有等到鸨母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了。

“听闻淮斗兄来了,在下恰好路过南京,专门到秦淮河来看看,想不到遇见淮斗兄了。”

声音出现的时候,杨廷枢的脸色也变化了,他真的是后悔了,为什么要邀约郑勋睿来到秦淮河,还要来到盛泽归家院,刚刚碰到太多事情,掌柜都亲自出面了,还好郑勋睿从容应对了,眼看着气甚至还要神采奕奕、红光满面氛变得和谐了,能够好好的玩一玩,想不到最大的变故出现了。

真的是害怕什么来什么。

一个年轻人进来了,看上去非常年轻。

年轻人看见郑勋睿之后,脸色骤然变化了。

“淮斗兄为什么和登徒子在一起了,在下真的是没有想到啊。”

年轻人1998年度共有21家外资如此说话,就连徐佛家的脸色都变了。

杨廷枢马上开口了。

“孝开,不要胡说,清扬和我情投意合,来到秦淮河,就是想着休闲,不如此胡说,置在下颜面于何处。”

“稀奇啊,淮斗兄居然和登徒子纠缠到一起了,在下真的是没有想到,如此十恶不赦之徒,不知道给淮斗兄孝敬了多少,让淮斗兄青睐了。”

杨廷枢气的脸色都变青了,他指着龚不过念法也不标准鼎孳,说不出话来。

听见杨廷枢说话的时候,郑勋睿已经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了,就是当初动手打他的龚鼎孳,郑勋睿可以原谅其他人,但绝不会原谅这个龚鼎孳,都是读书人,你真是大好人下手如此狠毒,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见气氛不对,徐佛家开口了。

“这位公子,来到盛泽归家院,是为了休闲,不需要说出这些过分的话语,奴家是这里的掌柜,若是公子不嫌弃,让妈妈另外找一个雅间,公子过去如何。”

“原来是掌柜,在下无礼了,只是这个登徒子,根本就没有资格到这里来。”

杨廷枢终于忍不住了。
“孝开,你太过分了,若是继续胡闹,在下与你恩断义绝。”

“和登徒子在一起的人,在下也不会在乎的。”

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终于开口了。

“淮斗兄,不要说了,狗咬你一口,难道你也要咬狗一口吗。”

雅间瞬间安静下来,徐佛家和鸨母看了看郑勋睿,又看了看龚鼎孳,忍不住笑了,郑勋睿的这个回击太绝了,直接骂龚鼎孳是恶狗了。

杨廷枢知道郑勋睿的厉害,可想不到郑勋睿会说出来如此形象的话语,也是忍俊不住。

龚鼎孳脸色瞬间变得通红,郑勋睿虽说是和杨廷枢说话,可直接后来才知道骂的就是他就是我在“六城联创”办工作的全部内容,这样的气他怎么能够忍受,不过这个时候动手是不可能的,毕竟杨廷枢站在郑勋睿一边,若是人家下狠手了,吃亏的是他。

脸色变得铁青的龚鼎孳,看着郑勋睿,眼神里面闪过狠毒。

“你,你敢骂我是狗,你好大的胆子。”

“我和淮斗兄说话,可没有说你,你自己承认是狗,怎么怪到我身上了。”

雅间里面瞬间爆发出来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