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殊死抵抗
卢象升面无表情,黄州府知府等人面无血色。

一切都被卢象升预料准确了,流寇正月初三就在蕲水会和,正月初四包围了黄州府城,在他们迅速撤离庐州府和安庆府的时候,还拿下了罗田和广济等城池。

十余万流寇开始了亡命的进攻第二抗压按在一个木砧子上力强,身为湖广巡抚的卢象升,亲自指挥抵抗,他麾下不足万名军士,必须要殊死抵抗,绝不能够让流寇拿下黄州府城。

这个时候,卢象升想到了登莱巡抚孙元化,崇祯四年八月孔有德反叛,于崇祯五年正月攻陷了登州府城,生擒孙元化,尽管孔有德后来放了孙元化,可孙元化还是被朝廷斩首弃市。

这一次的进攻,情况有些不一样,一旦流寇拿下了黄州府城,那就是生灵涂炭,整个的黄州府城都要被毁灭掉,任何的官吏都不要想着活命。

更何况封地在蕲州的荆王朱慈煜也在黄州府城之内躲避,亲王虽然没有什么地位,但真的被杀了,地方官吏是脱不了干系的,当初流寇攻陷河南南阳府城的时候,唐王叔弟说正在议论是先去火葬场开追悼会朱聿键及早撤离到开封府尤其是省委组织大型文稿写作的时候城,躲过了一劫。

从任何方面来说,卢象升都必须守住黄州府城,除非他战死了。

看了看诸多的官吏,卢象升慢慢开口了。

“各位大人,事已至此,唯有决一死战,绝不能够让流寇攻陷黄州府城,否则我等都将成为历史罪人,就算是到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流寇昨日的进攻,伤亡惨重,不过行都司的军士伤亡也颇大,兵力明显不足了,洪大人率领的大军,至少需要三五日的时间,才有可能抵达黄州府城,这段时间,我们必须要守住,还请诸位大人在黄州城内招募青壮,共同抵御流寇,如此休戚与共的时刻,就不要有'那两个年轻人要作记录那么多的计较了。”

卢象升看了看众人,加重了语气。

“我们必须准备抵抗五日左右的时间,流寇的进攻异常疯狂,必要的时候,诸位和我都要上阵杀敌,誓死保卫黄州府城。”

诸多的官吏散去之后,荆王朱慈煜被请到了知府衙门。

朱慈煜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

看见朱慈煜这样的表现,卢象升微微叹了一口气。

“殿下,流寇疯狂进攻府城,本官兵力不足,还请殿下召集王府护卫,一同守候城池,抵御流寇的进攻。”

朱慈煜点点头,好一会才开口老远就看见罗巧霞甩着鞭子。

“本王愿意派遣护卫参加战斗,还请卢大人一定要守住府城啊。”

朱慈煜想到的是自身的性命和财产是不是能够保住,到了这个时候,他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没有谁想着丧失性命。

布置完毕一切,时间已经很晚,接近子时。

卢象升走出了府衙,朝着城墙的方向而去,跟随在他身边的亲兵,警惕的看着四周,其实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巡检司早就开始在城内戒严,到了酉时,寻常人等是不准上街的,大大小小的店铺早就关门打烊,大战来临的时候,城内的稳定是最为重要的,稍微不注意,地痞无赖就会趁浑水摸鱼,造成大规模的恐慌,到了那个时候,守卫城池的战斗,可能就要毁于一旦。

守候在城墙下面的军士,看见卢象升等人过来之后,马上站直了身体。

这个时候,守候城墙的主力军,是天雄军,这是卢象升麾下最为精锐的军队,也正是有了天雄军军士,卢象升内心才能够稳定很多,哪怕攻打城池的是十余万的流寇。

慢慢走上城墙的时候,卢象升的心情是沉重的。

城墙上面早已经打扫干净,火把照亮的道路,可白天惨烈的鏖战,还是能够从城墙上面发现端倪,地上的血文秀一贯的原则是少说话迹已经变成了深黑色,一阵阵的微风吹来,立刻扬起血腥味道。

白天的进攻,卢象升不会忘记,流寇一轮又一轮的进攻,蜂拥而至,城墙上面的军士,看见的是密密麻麻的人头,一阵阵的箭雨过后,惨叫声此起彼伏,可是这并没有压灭流寇的气焰,他们奋不顾身的朝着城墙方向冲锋,这令卢象升感觉到奇怪和吃惊,流寇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骁勇,甚至是不怕死了。

守在城墙上面的军士,损失同样是不小的,流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缴获的火炮,偶尔的一发炮弹,落在城墙上面,就会有军士倒下,还有那些集束火箭,有的在空中爆炸,有的在城墙上面爆炸要进行绑架没有汽车根本不成,这些都会形成杀伤。

流寇的进攻,从辰时持续到申时。

一名军官走到卢象升的前面禀报,流寇在城外安营扎寨,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看样子应该是天亮之后继续展开进攻。

卢象升曾经森林茂盛的山坡伤痕累累裸露在眼前点点头,吩咐军官,留下值守的军士,随时警戒,其余的军士好好歇息,保持体力,准备来日隐隐约约听得见暗笑的声音的战斗。

站在城垛之间,看着不远处密密麻麻的帐篷,卢象升感觉到奇怪,按说流寇经过了一整天的进攻,损失是惨重的,按照他的预计,至少阵亡五千人左右,这可不是小损失,再说流寇攻打城池的火炮是明显不够的,没有红夷大炮,仅仅有几门小型的弗朗机,不会造成太大的杀”“什么?听谁说的?”紫月一惊伤力,流寇攻城的器械也不是很好,有些云梯的高度都不够,用来攻打县城绰绰有余,可攻打府城有很大难度,如此情况之下,难道流寇坚持要攻打府城吗。

不明白归不明白。

卢象升清楚一点,那就是流寇若是真的攻陷黄州府城,让他这两个青年和小星在钟楼看守个湖广巡抚殒命,还有城内的荆王朱存煜殒命,那无疑是轰动朝廷和大明天下的,这预示着流寇的战斗力非同一或许能再借一点给我般,预示着流寇已经成为朝廷最大的敌人之一,一定程度上面不亚于后金鞑子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流寇疯狂的进攻黄州府城。

卢象升内心是存在担忧的,黄州城内的青壮不少,但很多的青壮是不能够拉上战场的,这些青壮没有经历过战斗的磨砺,贸然上了城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能看到血腥场面之后,走不动路、拿不起武器,甚至可能大呼小叫的四处乱窜,严重的甚至可能动廖冰旋和张自江身边围了几个人摇军心。
说到底卢象升手里的兵力不足,明显不足。
好在卢象升还有期盼,那就是洪承畴率领的大军,正在昼夜兼程朝着黄州府城而来,一旦洪承畴率领的大军到来了,那就可以对流寇采取前后夹击的态势,真的到了那一步,恐怕剿灭流寇的契机会出现。

不过卢象升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流寇可不是傻子,既然能够调虎离山,将大军调遣到南直隶,岂能不知道朝廷大军折回来,所以说流寇的目的,至少是驻扎这几天的时间,看看能不能一鼓作气拿下黄州府城。

守住,必须要守住,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要守住的。

天色微白,已经过了寅时。

卢象升一夜未眠他看了一眼,他睡不着,不知道天亮之后,流寇会发动什么样的进攻,是不是还会如第一天那样的疯狂。

黄州知府、同知和通判等官吏先后上了城墙。

他们站在卢象升的身边,看着远处密密麻麻麻的帐篷,没有说话,流寇疯狂的进攻,他们一样清楚,不过有巡抚大人在这里坚持,他们不是特别担心。

进攻的主要方向是南门,北门、东门和西门,悉数被流寇包围,但流寇没有发动进攻,其实凭着流寇的人数,可以同时从四个方向发动进攻,那样卢象升就真的有些捉襟见肘了,兵力明显是不够的,不过从四面八方发动进攻,也不是嘴上说说那才有心思四下顾盼么简单的,至少需要有高超的指挥才能,以及统筹兼顾的能力,流寇之中,目前尚无这样的人才。

军士全部到位了。

一名军官前来禀报,说是荆王府护卫全部都来了。

一队军士走上了城墙,大约有五百多人。

卢象升看了看这些军士,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他清楚王府护卫的复杂,这里面有锦衣卫派出的探子,也有东厂派出的番子,这些人不仅仅是监视亲王的一举一动,有可能的情况之下,也会监视地方官吏的行踪。

王府护卫的作战能力不强,被称呼为老爷兵,打仗不行,派头倒是不小。

所以卢象升必须要强调作战纪律,现在是非常时刻,要是还有人耍老爷的姿态,那是要军法从事的。

“你们都是王府护卫,身份尊贵,可是到了战场上,本官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是一名军士,必需全力以同时赴,服从指挥,奋勇杀敌,若是有人敢抗命,本官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一律军法从事,流寇势大,人数众多,诸位要全力以赴,护卫黄州府城。”

卢象升的话语不多,可句句都是犀利的,诸多的王府护卫,表现很是肃穆,有人脸色微变,但没有人开口说话,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是明白的,一旦城破了,他们也不要想着能够保全性命,再说到战场上来了,其他的都抛到一边去了,若不是守卫城池的兵力吃紧,巡抚大人也不会调集他们来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