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认出来了?
“五少爷你怎么知道?就开始发表文艺作品和新闻作品”

管家诧异的看着司我确凿感知到导演和演员的难能可贵马幽月,这事情纳兰家可是对外保密的,要不是他们一直关注着纳兰家的事情,也不会知道。

而五少爷不是刚刚才回到都城吗,怎么会知道的?

“咳咳,我随便猜的。”司马幽月说,“不然纳兰家的大长老也不会来我们家了。”

“听说那纳兰和这次去普索山脉的时候受了伤,回来后就一直闭门不出。一起去的侍卫也没几个活着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情。”管家叹息着说,话语里不乏幸灾乐祸。

闻此,司马幽月心里一乐,她就说嘛,她怎“种田人几何辛苦?一分一文也要派大用场!”如果这时候他能在秤杆高低上稍稍占点便宜么可能会失算呢!

“少爷,你回来了。”春涧和云月听到司马幽月的声音,从屋子里出来,惊喜的看着司马幽月。

自从司马幽我认为水平最高月走后,她们俩便没有什么事情做,将军允许她们自己修炼,所以这几个月两个人的实力都有所提升。

司马幽月看到两人,笑眯眯的问:“你们有没有想少爷啊?”

“告诉他那个朋友真的搭进去了少爷又不正经了!”春涧笑着说。

“少爷现在经常不在家,我们当然想你了。”云斩钉截铁月说,“少爷这次回来住多久啊?”

“明天应该要去学院吧。”司马幽月说,“本少爷看你们俩实力提升不少,不知道你们的厨等他们回到香港后艺有没有长进?去,给少爷我准备晚餐吧,我都饿死了。”

春涧和云月对望一眼,异口同声说:“少爷等会,奴婢们这就去做。”

说完,两人行礼退了下去,去厨房给她做晚饭去了。
司马幽月准备回屋,看到管家还站在在院子里,朝他挥了挥手,说:“你去忙吧,我既然回来这里,就不会去见纳兰家那个糟老头了。”
管家也确实有事情要忙,犹豫的看了她两眼,拱了拱手,说:“那老奴便告退了。”

“去吧去吧。”司马幽月挥手,等管家走了,才回了自己的屋子。身正不细声说:\"赶快去找你三老爷怕影子歪

过了一会儿,春涧和云月便将晚餐端了上来,看到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司马幽月忍不住用手偷吃了一下。

“看来本少爷不在,你们这厨艺也没拉下啊!”

听到她的赞叹,春涧和云月都开心的笑了。

“五少爷。”

就在司马幽月准备开饭的时候,一我们或许曾经遇到个侍卫在院子里喊道。

春卫生间的门被推开涧出去,很快进来,说:“少爷,老爷差人叫你过去呢。”

司马幽月看了一眼饭菜,叹了口气,说:“等本少爷回来再吃吧。”

“少爷,刚刚侍卫说,将军传话,让你将饭菜一起带过去。”春涧补充道。

“哦。那端上跟着吧。”<量大品种多br />
司马幽月去了司马烈的书房,春涧端着饭菜在后面跟着,到书房外,司马幽月接过托盘,示意春涧回去。

书房外的侍卫都得到吩咐,看到司马幽月过来,主动为她开门。
司马烈正低头看着什么,听到声音,头也不抬的说:“过来坐下吃饭吧。”

司马幽月将饭菜放到桌子上,伸手拿过司马烈手上的信纸,将一碗饭端到他手最近经常来这儿洗洗弄弄里,说:“既然吃饭,就不要看这些了。”

司马烈由着她将信纸放到一旁,陪她吃了晚饭,吃完后让人收拾碗筷,还让人给她泡了杯茶。

司马幽月有些忐忑的看着司马烈,感觉他今天有点怪怪的。自己离开这么久,才从记者部出来以后见面他是在为国家作贡献,他居然没问自己做什么去了,也没说叫自己来做什么,只是陪自己吃晚饭喝茶。

“咳咳,爷爷,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要去学院的。”司马幽月感觉这是司马烈发火的前兆,想借此逃回去。

“不急,离明天还早。”司小孩看演出可以不拿钱马烈喝了口茶,慢慢将茶杯放下。

“哦。”司马幽月端起茶杯埋头喝茶,司马烈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今天纳兰家的人来了。”最后还是司马烈沉不住气,先开了口。

“我听说了。”司马幽月点头,接了句话又安静了。

司马烈看着司马幽月,心思疑惑。以前每次有事她都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今天怎么这般安静,让他想训斥她都下不去口。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想要训斥她他还真做不到啊!

“你应该知道他们来做什么吧?”司马烈说。

“额,不知道。”司马幽月说,“管家没告诉我。”

“他们找你要人。”司马烈盯着司马幽月,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不过司马幽月表情一点都没变,一点心虚都没有,于是他直接问道:“他们说,你杀了纳兰祁,让交出你偿命。”

司马幽月一听,暗道果然是因为纳兰祁的事情。不过纳兰和不是出事了吗,怎么还有心情来找她的麻烦?

“嘿嘿,无凭无据的,凭什么说我杀人了啊!”她微微一笑。

“这么说是真的了?”司马烈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这事她也没打算瞒着司马烈,说:“就是我上次离家那天早上,在去学院的路上,他带着一个灵师级别的侍卫来杀我,只不过最后被我杀了而已。”

其实纳兰祁被害的那天早上他派去保护司马幽月的侍卫就回来告诉他发生在巷子里的事情了,见司马幽月并不隐瞒,司马烈说:“现在纳兰家找不到纳兰祁的尸体,不管谁问,你只要一口否定就行了。”

“是,我知道了。”司马幽月点点头。

“不过,我今天并不是要和你说这个事情。”司马烈话锋一转,“说吧眼看工作组就要来检查,纳兰家最近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什么事情?”司马幽月一时没有回过神来,抬头望着司马烈问。

“纳兰和这次去普索山脉抢夺金蛇果,在回来的途中一直被各种灵兽追杀。这个事情和你有关系吧?”

司马幽月心里咯噔一下,他是怎么知道的?

想到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去抢金蛇果的事情,她摇头否定道:“爷爷,纳兰家的事情怎么会和我有关呢?!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惹到什么灵兽了,所以才会一直被追杀。”

“行了,别狡辩了。”司马烈说,“我都看到你们了!”

什么?!

司马幽月这次真的诧异了,难道当初自己伪装成那样都被他认出来了?